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晨光依稀。

◆情人設定

◇沒頭沒尾的傻白甜

◆某個boy出沒

——海、藍天、大地,那是你我密不可分的緣分。

在某次機會下,江戶川柯南住進了赤井秀一以及降谷零合租的屋子裏。

陽光穿透過窗簾照映在室內,將房間塗抹上淡黃色的光明,外頭的樹上鳥兒正高歌著早晨的美好,蜷縮在床上的人兒被刺眼的陽光所喚醒,咕噥著聽不懂的話語翻身後又再次睡去,在他身旁的男人看見這樣的景象輕笑了聲後又將視線轉回手中的書上。

若是旁人看見這樣的畫面,肯定會認為是溫馨的親子時光,然而圍著圍裙站在門口的降谷零並不這麼認為。

「所以說,跟小孩子一起賴床什麼的,是身為一個大人應該做的事嗎?」降谷零環著手臂走向窗台,將遮掩陽光的窗簾一把...

2016-09-10 /  标签 : 赤安秀透 32 5  

【赤安/秀透】隨著夢境。

◆虐向

◇情人設定



——如果夢境可以奪取記憶,那麼請傾聽我的請求。

曾經有個人對降谷零這樣說過,他的眼睛就像是天空一般璀璨帶著光芒,充滿了自信以及光采。

然而他覺得自己的眼眸或許跟海洋更加相近些,下沉的泡沫在耳邊窸窣著歌曲,透過海水所看見的天空與海水的湛藍一樣的耀眼。

隨著下沉,周遭逐漸被黑暗吞噬,彷彿置身於虛無一般,冰冷、孤獨,感官無限放大,除了咕嚕作響的水聲,靜默地令人寒顫。

伸出手,卻再也無法逃脫這牢籠,他似乎感受到液體從眼角滑落,張開嘴盡是無聲的呼喚。

——直到徹底沉淪。

猛地睜開眼睛,突如其來的視線從模糊變得清晰,大口呼吸逐漸平穩,而後身旁傳來一道低沉而熟悉的聲...

2016-09-09 /  标签 : 赤安秀透 16 8  

【赤安/秀透】夢中夢。

◆關於夢的故事

◇情人設定


——人一生能夠活在夢境裡的時間能有多久?

降谷零自從夢醒後,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然而他終歸是該醒來了。

「你今天比較晚起啊?」赤井秀一在聽見臥室傳來聲響後,就將一旁沖泡溫熱的咖啡拿起倒入清洗乾淨的馬克杯中,讓方清醒的對方能夠喝到合適順口的溫度。

降谷零喝下溫暖的咖啡後淺淺一笑,他早該習慣對方不經意地體貼舉動:「啊,今天特別的懶散。」

跟赤井秀一一同生活的步伐逐漸成為習慣,與先前那互相仇視的畫面截然不同,或許,他們打從一開始就被對方所吸引吧。

「提起精神,今天可是關鍵。」

赤井秀一看著對方明顯不專注的精神有些憂慮。今天,是各方人馬殲滅組織的行動...

2016-09-08 /  标签 : 赤安秀透 32 4  

【赤安/秀透】記憶存留中的你

◆失憶梗

◇情人(?)

◆初次寫

——如果說這一切是命運的話,那麼由手中握著的槍所發出的子彈,想必也會置入你心臟吧。

純白襯衫沾染上污穢不堪的泥濘,原先熨平的西裝褲也起了皺摺,鮮血混合著汗水沿著臉頰滑落至地面暈開一圈又一圈的印記,金色髮絲上的褐色究竟是自身的血亦或是他人的早已無法分辨。

像是用盡力氣般的舉起手撞在門扉上,安室透看著眼前所在,腦海一片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執意來此地,嚴格來說,他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餘所有對他而言陌生的可以。

——腦海中除了這幢屋子外,還有一個名為赤井秀一的人。

處於屋內的沖矢昴聽見那不太尋常的敲門聲後,不發聲響的來到門前,透過對講機檢視門外情形,...

2016-09-05 /  标签 : 赤安秀透 38 2  

【soramafu】記得,要忘記。

⚪虐

⚪?

泡沫昇華於頂後消逝,透明色的海水逐漸變得蔚藍而後渾濁,此時才意識到自己正逐漸下墜,抬起手觸感全是冰冷,身後黑得令人不由得地寒顫,帶著透明色的天空距離越發遙遠。

「你聽說過一句話沒有?」那個人撐著頰看向自己的神情十分溫柔,「曾經發生過的事不會忘記,只是想不起而已。」

眼眸被掩蓋,海風吹拂在耳旁將那個人低沉的嗓音吹得破碎,彷彿壞掉的收音機。

「那麼,你記得,一定要忘記……。」後邊說了什麼他聽不清,彷彿聽覺喪失一般,他僅能看見那個人如天空一般燦爛地笑容。

「懂了嗎?まふまふ。」

下一刻,冰冷海水包裹住身體。

——他的每一天,從純白還有撕心裂肺的謊言中開始。

「まふ...

稍微檢視自己2014到現在的文,真心覺得不堪回首啊(笑

也是神祕的突然成長(x

時不時閉關很感謝留著得大家,也謝謝每一位留言的各位

今後依舊請多指教!


格子是自製的!拿取隨意!

2016-04-26 /  标签 : 跟風 2  

◆女裝梗 ◇完稿

「那個,そらるさん,我可以脫掉了嗎?」

「不行。」

雖然女高中生制服才是王道,但這種襯衫感覺也挺帶感的。

【soramafu】初次見面,我是____。

◆(?)



——若世界沒了你在一旁。

まふまふ初次見到そらる時是在某家卡拉OK,そらる一個人在房間內唱著快到不可思議的歌,然後他在那一刻迷上了そらる的聲音,那一天,他並沒有仔細看清對方的臉。

而在那之後,まふまふ成為了眾所皆知的そらる迷,開口閉口皆離不開『そらるさん』,收集了所有有關於そらる的一切,まふまふ想,大概除了そらる的長相外,沒有甚麼是他不知道的。

「啊啊…,好想當面見そらるさん一次啊!」

まふまふ小聲地對著坐在他對面的天月吶喊著。趴在桌子上看著手中冰塊逐漸融化的飲料,惡趣味的輕推著杯子,傾斜的液體好似溢出卻又被阻隔,宛如形容著まふまふ對於そらる這般幾乎要滿溢卻又有著隔閡...

【soramafu】閉嘴,然後吻我。

◆甜,汙有

◇二更!

——那是一個巧妙的契機。

陰暗的房間內,まふ一遍又一遍的刷著推特,並在那個人更新的瞬間點下收藏,一邊在底下回覆,然後在對方回覆的瞬間倒入床鋪掩蓋住興奮心情。

耳機不斷放送著自己與そらる初次合作的海底潭,まふ仍然無法置信自己真正地和憧憬許久的對方合作了。

「活生生的そらるさん啊…。」

回想起錄音室內,そらる認真歌唱的模樣,開闔的雙唇以及半闔上帶著慵懶地雙眸,幾乎是下意識地,まふ無藥可救的硬了。

對於そらる的喜愛,まふ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慾望,也正因為如此,面對そらる時,他總是有著相較於尋常更加深刻的緊張感,深怕對方看向自己雙眼時察覺到裡頭不純潔的思想,卻又希望對方...

【soramafu】夢與聲


◆甜(?

◇高產跨我!

——他做了一個夢。

火車行進於鐵軌之上,窗外風景呼嘯而過,大雨拍打於窗上發出微弱的聲響,沒有風只有雨的天相當悶熱,車廂內冷氣運轉著傳送冷風,喧囂的人們隨著時間過去而靜謐。

「終於安靜下來了啊。」耳戴著早已沒有撥放音樂的耳機,看著窗外風景吐出一句。

並沒有重新播放音樂,まふまふ靜靜地閉上眼,享受著難得的嫻靜,耳旁的雜音在這微妙的時間點才會有片刻的寧靜,而對於他而言,幾乎可以算上是人生的幸福,畢竟,他的耳朵容不下任何聲音啊。

似乎是莫名出現的一種病。

まふまふ的耳朵沒辦法聽清楚任何聲音,所有的聲音在他耳裏聽來全都是噪音,彷彿置身在飛機引擎旁一般,如此的症狀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