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SKY

◆畫家設定

◇甜(?



——他不太清楚應該如何驅散少年心中的陰霾,但為他創造一片天空,應該是做得到。

まふまふ從很早以前開始,就無法抑制內心那一湧而出的黑暗,儘管嘴巴上訴說著活著的美好,卻又下意識地在心中認為活著是一件多麼悲劇的事實。

然而まふまふ並不想因此而去影響到任何人,寧可將一切傾訴在筆下,藏匿在校園一角,當個毫不起眼的學生,直到某天尋找一處陰涼時看見那個人為止。

如果要形容まふまふ內心所渴求的一抹藍天,他想,眼前的這個人一定就是標準答案。

「そらる…。」

從旁人口中得知了那個人的名字,跟天空一樣的名字,まふまふ呢喃地念著,悄悄藏匿在そらる不會注意的角落之中,畫下對方的...

【太芥】名为爱的解释

◆原作向

◇甜(?



——世人所谓那至高无上的爱恋他不懂,但依照世俗理念而做出相对应的举动,或许可行。

太宰治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芥川龙之介的一切,而事实也差不多是如此,只要除去对方注视自己时深邃眼眸中那炽热的目光。

「太宰先生。 」

芥川龙之介总是这样呼唤太宰治,并用那看似毫无感情的眼神注视着对方慵懒地身影,然而若是刻意向深处看去,便会发现,那宛如发狂野兽一般的欲望,深刻且炽热,却又在传达前硬生生止步。

不愿意被挖掘亦不愿意被发现,芥川龙之介无时无刻提醒着自己,毕竟他深刻的明白,要想要深入到那人的内心是多么困难的事,光是想象就足以让人却步,对于芥川而言,想要深入或是靠近的这种...

【太芥】崇高的死亡

◆原作向

◇虐有



「那渣一样的能力。 」

那人的口中总是充满了对他贬低的语言,无一不将他打入黑暗中。

「我的新部下可是比你优秀多了唷? 」

然而他仍然不断追索着那人的身影,直到看到那人将手抚上名为『敦』的头上为止,于是他将自己埋没于黑暗中,埋没于光芒也无法穿透的无尽黑暗。

——其实芥川只是希望那人能够认可他罢了。

拥有了众人皆忌惮的能力,拥有了接近顶端的能力地位,然而,芥川仍然不满足。

「还要继续,必须要在往上,绝对不会让他再说出那样的话。 」

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是芥川炽热的眼神。

彷佛得到太宰先生的认可就是芥川唯一的目标一般,芥川的人生中,几乎每分每秒都可以与『太宰...

【soramafu】深海交錯的吻

◆短篇,沒頭沒尾系列

◇甜

◆初次寫

在他們還未意識到前,那樣的想法不斷地在膨脹著而沒有歇止的狀態,在這期間彼此都不斷的向下沉淪著,直到世界終結也不曾放手過。

如果要形容そらる跟まふまふ的愛情,那想必是如同暴雨、如同狂風一般,卻又如梅雨、又如木棉道在秋季灑落棉絮令人止不盡的搔癢,如此矛盾卻又無法歇止,強硬而自私地囚禁。

雙腳在水中搖擺帶動著向上攀升的泡沫,赤裸的上身在陽光下亮光閃爍,銀白色的髮絲掛著滴滴水珠,まふまふ伸展雙手在陽光下遨遊著,絲毫沒有發現周遭熾熱的視線以及不懷好意的惡念。

「まふまふ。」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手臂被一股力量向下拉去,迎面而來的是湛藍而深不見...

【费米】两步半的距离

■原作向

◇我好饿TTT

——当以往认定的一切改变时,我们还能保持着理所当然吗?

费里德之于米迦尔是怎样的存在?

对于这点,米迦尔可以毫不犹豫的表示:「想致其于死地的对象。 」

米迦尔曾经被费里德杀过一次,手臂被切断,腹腔被穿孔,直到现在他仍记得那时穿透身体后所感受到的炽热以及接踵而来的空虚冰冷,生命流逝,鲜血遍地,他看不见事物,世界在眼前变得模糊不堪,他仅能看见布满担忧的优一郎翠绿的眸子。

他必须让小优离开这个像是地狱的地方。

米迦尔内心只有这样的想法,于是当他看见优一郎顺利逃走时,才真正感受到接近死亡的绝望,他想,这样很好,然后,下一刻,米迦尔的世界在克鲁鲁的血下崩溃。

绝...

【喻黃】罪孽与你(上)

*吸血鬼paro

*虐

——尽管我们是如此的罪孽深重,我的眼中依然只看见你璀璨夺目的光芒。

「报告,任务完成,A级吸血鬼已死亡。 」

收起狙击枪,喻文州手按着耳机向上头报告着,身后是已逐渐灰飞烟灭的吸血鬼残骸。

在被吸血鬼残害后的世界,人类终于为生命展开奋斗,『吸血鬼猎人』的称号随即崛起,然而讽刺的是,此时此刻正在猎杀吸血鬼的喻文州。

——是由吸血鬼亲手养大的孩子。

『辛苦了,喻总队,难得是圣诞节却要工作真是扫兴呢,您说是不是哇,既然工作结束了就赶紧过节去吧哈哈哈。 』

语音那头,上级调侃似的回复令喻文州有些无奈:「感谢你的赦免,但我对于过节并没有兴趣,何况,现在这样的世界又有...

噩梦小丑与人偶的他【番外─自那之后】

◆R18

◆噩梦篇后续番外

─────


我們直接這裡走起──

2015-12-08 /  标签 : 原創R18 9  

【原創】噩梦小丑与人偶的他 【R有】

◆灵感来源为梦境、此篇中心为梦。

◆内含血腥暴力色情变态成分,请斟酌观赏。


他们究竟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了什么而不断的向前,这前方,难道真的有着出路吗?

他不知道,不,他们都不知道,只是茫然着向前,那么,他们是否有着思考呢?

——或许,这就是噩梦的原因吧。

已经不知道如今脑袋中回响着究竟是些什么,尽管如此,也一样是在思考吗,那么,思考是什么?

不知不觉,前方场景已然改变,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一点知觉都没有,就连身处在何地都无知,周遭同伴的面孔似乎也产生了改变,啊... ,在这之前是什么样的,就连姓名也无从想起,真的有在思考吗,那么,为何连自己的名...

2015-12-08 /  标签 : 原創R18 9  

【伞修】麦杆菊与你

◆转世/失忆/吐花 三个愿望一次满足(x


◆BE虐有


◇◇


00-


——简直就像是胎记一般。


「混账,苏沐秋你是狗吗? 」光滑的肩头,上头渗着血丝的牙印深刻地宛如胎记一般。


苏沐秋笑了笑,深深埋入叶修体内,汗水淋漓的身子交互着,呻吟着,为着短暂的寿命,为着彼此留下生命深刻记忆。


01-


苏沐秋走的太仓促,快的令人措手不及。


叶修仍然感受得到肩上伤口隐隐作痛,如同那还在跳动的心脏一般,隐隐约约、不清不楚的疼痛。


就像是那名少年所言,人生的路还长的很,只是,那名少年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笑着挥了挥手,留下人生巅峰,留下那未能实现的璀璨梦想。...

【伞修】苏沐秋与『他』

◆作者也不明所以paro


◇好久不见


◆死亡有


◇未完结


如果我们陈诉着的一切都只是谎言,那存在还有何意义。


——然而,思考使我们死去。


苏沐秋这个人,噢不,应该是说『他』,在死亡中苏醒,与空气、世界共存着,于是他说:「啊,原来我还活着。 」


面对死亡,又或是,面对一个冰冷的遗体,其下场不外乎是以大火将其燃烧殆尽或者深埋于土壤之中,享受着,虫类杂草啃咬驻扎的痛感。


想当然尔,苏沐秋,『他』所接受的自然是烈火焚身。


肉体的苏沐秋已经死亡了,那么,现存于空气中的苏沐秋是什么呢? 『他』完全没有思考,既然『他』还生存于此,那么,死亡这个名词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