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里艾/艾里長篇】Memory 楔子及01

*虐有

*CP注意雷


00

「自那時起已經過去多久了?」

微風吹動書桌前的窗簾,外邊的景色一如往常,深邃的海,湛藍的天,一旁的樹上,鳥兒正鳴叫著。

三年了,獨自生活於此,不知不覺渡過了漫長的歲月,放下手中的筆,望著外邊,回想至今的種種。

憑著零碎記憶,用尋常的詞句串連起,寫下的故事意外的熱賣,人們對於那看似科幻的故事有著強烈的好奇心,述不知那曾是現實。

迎面吹來的風,將桌面的紙張吹向窗外,不去伸手抓握,任憑它飛舞著,白色的紙張有著自己的字跡,以及一張略為勾勒的少年臉孔。

一張相當稚嫩的臉龐,少年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半瞇著的金眸卻掛著一滴清淚,稍稍勾勒的臉孔栩栩如生。

「我過的很好,那你呢?」

已經飛得老遠的紙上,依稀可見到邊上所寫下的字。

『Memory by:Levi』

「艾連。」

01—
情人,究竟是個甚麼?
望著因為發洩過後而累倒在自己身上的人
感受著後邊快速摩擦後的劇烈疼痛
安靜無聲的,流下了淚。
一直以來,用著炙熱的目光注視著。 
不在乎被發現,唯一希望能與那個人四目交接。
不斷在心中祈禱著,而心聲就好像被上天聽到一樣。
那天,一個人朝著我走過來,讓我的整個世界就此翻覆。 
「吶,艾連,你喜歡我吧。」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空洞的眼眸,印照著我驚慌的臉。
「呃,是!啊!!不...並不是!!」對於下意識回答正確答案的我,感到十分羞恥而漲紅了臉。
「噗,別以為我沒注意到。」
一聲輕笑打斷我所有思緒,愣望著眼前微微勾著唇角的人,有點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人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唔....十分抱歉。」不敢直視,略低下了頭。
下一刻,熟悉的味道湊到了我面前。
「吶...,想成為,我的戀人嗎?」
刻意放低的聲音,帶著一股不明的磁性,不自覺地被吸引,宛如灌下毒藥般的點了頭。
直到被帶入房間前,我都是幸福的。
我以為,他終於注意到我那眼神,並不是只有欣賞這麼簡單。
我以為,他終於想起了那遙遠的前世記憶。
這一刻,我懂了,
其實,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會想起,
也不是"以前"的我所熟悉的"兵長",只是一個想發洩情慾的野獸。
對於在此之前一直認為過去的他還存在著的我,感到十分的可笑啊...。
這個人,除了長相外,其他的一切,都只是個野獸。
無法抑制的想法充斥在腦中,眼眸不自覺的因為憤怒而閃著金黃的色澤,略推開身上的人,走向廚房,望著一塵不染的流理台,景象使我心痛,滑落地面,喃喃的說著。
「明明連習慣都一模一樣,為何個性卻完全相反啊。」
高掛在天上的月亮,因為眼睛充血而帶著淡淡的血色,宛如失去一切,無神的望著,我想不起自己當初的決心,以後的日子,只能如此痛苦地活著嗎?
漫步走向熟睡中的人,五官分明的臉龐,清晰的呈現記憶中的長相,腦中閃過剛剛的暴虐行為,不由自主地顫抖著,抑制不住的淚水不斷滑落,滴落在臉龐上。
「唔…嗯…。」細碎的呻吟,因此而驚恐的退了幾步,結果只是翻過身又傳出了沉重的呼聲。
此時,聽到了細碎的聲音,悄悄地靠近,彷彿說夢話般含糊的語言。
「艾連,對不起,但我愛你…。」
跪坐在地板,難以置信的話語從那個人的嘴裡透出。
心依然痛著,卻帶著盼望,只有一絲希望也好,會回來的吧?那個以前的所有。


這篇寫的時候總是特別感觸,無法被明白的心,如此痛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