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古風】為君而謊 楔子

琮柒年端月,民不聊生,瘟疫四起,百姓苦不堪言,居於高位的皇帝是年僅七歲的琮王,皇帝形同虛設,底下宦官貪汙無數毫無可救之處。
端月柒日,陳倪、李靖率領軍隊佔領紫禁城,年幼的琮王慘遭滅族之害,鮮血遍地,情況慘不忍睹,兵荒馬亂之餘,絲毫無人發覺,一名長相妖媚的孩童被悄悄送出宮外,稱之倪靖之亂。
琮王駕崩,主使這一切的宸皇藉此上位,自此開始漫長的女權統治。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何已解憂?唯有杜康。」
搖晃著酒杯,相貌妖媚分不清男女的人兒呢喃著詞句。
一旁佇立的衛兵皺著眉頭奪過酒杯「希成,夠了。」
名為希成的人兒因被奪去酒杯而不滿,眼神滿滿的不屑。
「什麼夠了?永遠都不夠,從宸皇上位那一刻起,叫希成的男人就被她給殺…唔。」憤怒的語句在最後被遏止。
衛兵緊張的捂住對方的嘴巴,張望四周確認無人後方才放下。
「你醉了,這種話別隨便亂說,你可別忘了宸皇最看重的是你,若是被她發現你是男兒身,到時候可能如同當年倪靖之亂的慘劇。」
聽得對方提起戰亂,人兒肩膀一顫終是歇停。
「別開完笑了。」
放下酒杯,男子眼眸中閃過一絲冰冷及遲疑。
「那時候,如果不是被送出宮,我早已如同琮王下場般死無葬身之地,如同地獄般的景象是我到死也不會忘記的。」手微微地顫抖著,男子恐懼的表現展露無遺「當時二皇兄的犧牲,我至今依舊不明白為什麼。」抬頭仰望天空,眼角閃著疑似淚光的亮點。
衛兵沒有接話,被黑布蒙住的臉,使人無法看清面容,僅能從眼眸中獲取訊息,然而觸及到的是一片冰冷,宛如死屍般。
「去歇下吧。」
僅僅一句歇下,並足以帶過那一串充滿仇恨及遲疑的話。
待人兒歇下後,衛兵走向外邊,見四下無人便將黑布拿下,那臉龐就好似人兒的翻版,多了一絲霸氣,吐出一口氣,望著尚暗著的天,喃喃的念著。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
作者不會歷史x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