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7【喻黄/伞修】

*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


——当爱化作悲怆。


黄少天煮了简单的早餐和喻文州两人一起吃着,享用间,黄少天仍在碎念着清晨的惊吓,而喻文州一面听一面笑着说。


「我知道,少天别担心。」


然后伸手揉着细致的发丝,黄少天没有发现当他提到『文州』两字时,喻文州的眼角有着微妙的浮动,眼眸深处飘移着什么,稍纵及逝令人无法捉摸。


「文州文州,我们今天待在家好不好啊不要去练习了!文州你别误会啊我不是要偷懒不练习!只是你才刚摔倒我担心啊如果有什么状况怎么办啊我们就别去了你说好不好啊?文州?」


黄少天倚靠在喻文州身上说着,却没有得到响应,喻文州彷佛陷入什么思维般。


「抱歉,我恍神了,今天就休息吧。」


顿了顿,喻文州回过神了笑着点了头,却没有告诉黄少天刚才发呆的原因。


喻文州没有告诉黄少天,此时他的脑袋还在呼啸着喻文州这个人是谁的问题,他没有告诉黄少天,从他摔下来后,脑袋的疼痛不止,每当黄少天提到名字时便阵痛,而这一切他都没有告诉黄少天。


我爱你的定义架构在喻文州不知道喻文州的情况下,而不知情的对方被深邃眼眸所骗过,巧妙地略过了那一丝不正常,天秤在这时倾斜,正常逐渐趋向于不正常,爱变得扭曲,将自我封锁藏于深处而囚困。


「少天...。」


无法表达,喻文州以往细腻稠密的心思在此时消逝,遗忘的症状如同蜘蛛丝一般一点一滴将他捕获,陷入深层漩涡,只能在溺水窒息之余,紧握住救赎的手,然后紧拥住太阳般耀眼的他。


「文州?你怎么了吗?」


黄少天被喻文州深深拥入怀中,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让黄少天终究发觉不对劲,却又无法言明哪里诡异,担忧的问题脱口而出只换得对方摇头的敷衍。


有问题。


黄少天在心里下了这个定义,蜷缩在喻文州的怀抱中,呼吸着喻文州的味道,掠夺着喻文州的温度,这个人是他此生所爱,而两人趋向平稳的天秤在夜晚过去后,似乎倾倒般歪斜。


抱持着疑惑,黄少天半拖半拉的带着喻文州到医院简单检查,确保对方没有任何问题才安心,回家后喻文州倒床而眠,陷入熟睡,黄少天在一旁用着笔电打着荣耀,一边注意喻文州任何变化,右下角QQ灯光亮起,是叶修传来的讯息。


「晚餐,老地方。」


「好。」没有丝毫迟疑的回复,黄少天阖上笔电。


喻文州被动作吵醒,疑惑望向黄少天,黄少天向喻文州说了要和叶修去吃饭的事。


黄少天想着,他需要找苏沐秋,带着喻文州一起,......那个人好像叫喻文州,没错吧?


……?


思绪停留在疑问,转身面对带着温润笑的对方,看着温和的笑容,也同样笑开。


「文州文州我们去把老叶吃垮吧!」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