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3【伞修/方王】

*伞修/喻黄/方王


*虐向架空有


*如果,仅能缅怀


——没有你的时间出现了你。


「我问了那么多你连一个问题也不回答看来老叶你还是在乎苏沐秋嘛! 我猜对了对吧! 不管怎样你赶快回来他留了一封话在你折的纸飞机上,话说这字迹也太潇洒如果不是本少眼力好,这上面的字估计没人知道啦! … 老叶? 叶修? 唉唉人呢!? 」


黄少天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发觉话筒另一头早已没了响应,察觉时呼唤仍没有回音。


「少天,我离那有点距离,我明早过去。 」成功了,叶修想着,交代完后挂上电话。


从口袋翻出烟盒走向阳台,轻弹一下便咬住一根烟,点燃香烟吞吐着白烟,目光一片迷茫却又如此清明。


「苏沐秋你个混账这次往哪跑。 」


苏沐秋不见这件事在他意料之外,事后当叶修想起这事时,时常埋怨自己没有立刻冲去,上一秒的安然无恙,下一秒的措手不及,人时常挂着如果,但正因人生没有如果而有了黑白两色,——如果,如果,我们仅能将过去如此缅怀。


「叶修? 」


王杰希从房间走出时恰好听到了叶修讲完电话,凭借着话筒对面隐隐透出的声音他想应该是黄少天。


「大眼啊,我明早要先回去,东西别动哈。 」叶修笑笑,字里行间驱散了王杰希想请他带走物品的想法,果然是心脏。


「既然要回去又何必在来这呢。 」王杰希笑得温和,语气却咄咄逼人,笑容里满是隐瞒,内心发着慌。


彼此猜忌、暗喻,全只为了身边重要之人,呼吸间本应不存在彼此,失去也本应无感,但重重情感丝线早已在心脏打了结,如同大动脉一般传递着生命所需,当丝线断裂,就好似缺氧无法呼吸,心痛像下了毒缓慢慎密的带来慢性疼痛,一点一滴的将生命涌泉缩短。


这样是否离死亡近了点?


笑了笑,王杰希否定自己油然而生的心情。


「王杰希,我们该来叙旧两年前的事,不好? 」叶修直视王杰希,看向的是曾经的过往


两年前,在那个苏沐秋去世十年满的世界。 地点,瑞士苏黎世。


「苏黎世,苏离世,苏沐秋,等哥的冠军哈。 」


夜晚笼罩城市,街上人口熙攘,夜空星光繁点,微凉的风吹拂过,带着一丝凉意,叶修拉紧了大衣闲晃于街上,尽管语言不通,但散步不需要沟通的吧?


保持着这样的想法,叶修从旅馆溜出,想看看这个和某人相似的城市。


「十年了,苏沐秋。 」在一处空地吞吐烟雾,叶修望着星空莫名的感叹。


「不好意思,这里不能吸烟。 」


相遇若是注定,叶修想,这一定是属于某人的游戏才会如此纠结如此令人错愕,如此,难以接受。


纯正的中文,淡色的发丝随风飘扬,燕眉微蹙,琥珀色的眼眸反射着叶修的倒影。


——活生生的苏沐秋。


「苏沐... 秋? 」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