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段】曾經,五年。

火车行进于铁轨之上,窗外风景呼啸而过,大雨拍打于窗上发出微弱的声响,没有风只有雨的天相当闷热,车厢内冷气运转着传送冷风,喧嚣的人们随着时间过去而静谧。


「好平静。 」耳戴着早已没有拨放音乐的耳机,看着窗外风景吐出一句。


漫长的路途勾勒出脑中无数回忆,是景、是人、是事、是物,一切都在脑海中奔腾,模模糊糊地好似记的清却又在抓握之余溜走,唯独大雨中那略带哭腔声音不断回荡重复。


直到最后都没有说一声再见。


强忍住的泪水于眼眶凝聚而滑落,闭起双眼,回忆起那一天。


──那一天,大雨滂沱。


「对不起。 」没有哭泣却带着哭腔,那人在自己面前始终像个孩子,维持着天真却残忍的刺伤一切。


「不用道歉,我早就知道了,... 我该离开的,而你,好好守护属于你的未来和属于你的幸福,就当我是你生命中的,... 过客,吧。 」


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没有一丝踌躇,这是他给自己唯一一次的果决,放任自己无视掉身后被大雨拍打浸湿的身子。


「我说过的,我真的不在乎,但...」


大雨冲刷掉了向着自己不断呼喊的话语,也冲刷掉了脸上不甘的泪水。


「我们,都太不经人事了。 」


后半段的话语深深刻印在脑海,伴随着巨响的雨声。


在那一夜,他失去了五年来的全部。


「终点站到了,终点站到了,请还在车上的旅客尽速下车。 」广播声唤醒了沉溺于回忆中的他,提着简单轻巧的行李走下列车。


充满着青草气味的乡村,周遭旅客稀少,纯朴的令人感到清新,却也令他感到陌生的可怕,放下行李从口袋中拿出大红囍帖。


「或许,不经人事的,只有你...,...。 」


话语被埋没于微笑之后,久违的嘴角扬起,撕碎了喜帖随风飘扬,上头新人的幸福笑容刺痛了他的眼,将目光转向火车离去的方向,轻道声。


「再见。 」


2015-06-16 /  标签 : 原創 1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