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4【伞修/方王】

*伞修、喻黄、方王


*虐向架空有


*暑假到了...#


——风吹的凄凉。


瑞士的风很凉泛着阵阵冷意,空地四周无人,仅有虫鸣做伴。


「不好意思,你认识我吗? 」


苏沐秋看着对方错愕呢喃着自己的名字,伸手主动将烟蒂捻熄,微偏头询问着。


事实上,他不太确定『苏沐秋』是否为他的名字,他只记得第一次醒来时身边有着穿著白袍疑似医师的人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名字,那个人和一个明显大小眼的人捡到了自己并代为照护,——理论上是如此。


苏沐秋目前只是毫无记忆的空白,但在面对某些东西时却能下意识反应,例如名为荣耀的游戏,那是某天他一个人在居所时探查到的,当下他觉得,自己的双手彷佛为荣耀而生一般,就连脑袋运作都特别迅速,持续探索他发现,那两个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动了手脚,然而在他深入时被阻止了,就是如此刚好,苏沐秋后来回想时,发现自己当下错过了极大的机会。


嘛,还活着就罢了。 表面的苏沐秋如此想着,忽略了那个关于自身的实验。


——直到他遇见叶修。


眼前的人带给他强烈的熟悉,就如同对方看到自己一般错愕,苏沐秋同样错愕于自己的大脑。


几乎与提问同一时间,苏沐秋的脑海同时闪过一个名字,一个就算失去一切记忆也不会消失的名字。


「叶修...。 」话一出口便无可挽回,苏沐秋在瞬间紧闭双唇,强迫使自己冷静却在见到对方容颜时感到一阵触动,他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于是他逃了。


「苏沐秋——! 」


蜘蛛的毒是瞬间,却是弥漫,折磨地令人生死不能,就好比心痛,一个瞬间却又漫长抽痛,想忽略却又在下一刻阵痛。


苏沐秋不明白自己逃跑的原因,脑海奔腾着思想,不断呼喊着快回去,快回去。


他知道,自己应该要回去,就如同他在下意识就知道那人的名字,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逃离,苏沐秋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彷佛在此刻分离成不同的个体,撕扯着彼此,终致崩溃。


风吹的凄凉,苏沐秋在一片寒冷中崩溃于意识及身体的不协调,耳边传来的惊呼声他听不到,眼前熟悉的身影他认不出,五感的所有都无法认清,唯一清晰的一句话却让他陷入黑暗。


「无法完全同步吗? 失策失策。 」


这是谁的声音,啊... 忘了呢。


意识坠落到深处,如同做梦一般虚幻,倘佯于大海中,水花拍打于身躯,是冰冷,是凉爽,然后坠落无尽底部,是黑暗,是惘然,直到视线清晰,是纯白。


正处恍神之余,一片门扉敞开,皮鞋踏于地面声回荡,一步步朝向自己。


「你醒了? 」有着大小眼的人端着一碗浓汤递过。


接过浓汤随意审视便喝下,灼热的温度使冰冷的身子逐一回温,过快的转变止不住颤抖,放慢速度同时四处环视着,除了瓶瓶罐罐之外,在角落摆放着计算机,屏幕上是看不清的数据,似乎和自己有关。


「你是谁? 我是谁? 」抬眼向身旁的人询问。


「王杰希,而你,叫苏沐秋。 」对方饱含笑意回答。


不是错觉,『苏沐秋』总感觉话语带刺。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