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原創】噩梦小丑与人偶的他 【R有】

◆灵感来源为梦境、此篇中心为梦。

◆内含血腥暴力色情变态成分,请斟酌观赏。

 

他们究竟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了什么而不断的向前,这前方,难道真的有着出路吗?

他不知道,不,他们都不知道,只是茫然着向前,那么,他们是否有着思考呢?

——或许,这就是噩梦的原因吧。

已经不知道如今脑袋中回响着究竟是些什么,尽管如此,也一样是在思考吗,那么,思考是什么?

不知不觉,前方场景已然改变,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一点知觉都没有,就连身处在何地都无知,周遭同伴的面孔似乎也产生了改变,啊... ,在这之前是什么样的,就连姓名也无从想起,真的有在思考吗,那么,为何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这时,总算知晓了身处于何处,庞大的空间,排列着合室拉门,地面一块块榻榻米,上头刻划着记号,说也奇怪,明明怎么样也看不懂,却直觉地反应那便是众人的床位。

「好啦,睡觉时间到了,大家快躺好了,要记得,不能动唷,小丑要来啰! 」

是谁在说话?

突然间地,身旁出现了一个个小萝卜头,吵杂尖叫着躺到了榻榻米上方,同伴们也神色慌张着躺平,但唯独没见到发话的人。

不能动。 这就是这里的规矩吗,不懂为何,脑海很自然地同化于这里的规矩,跟着躺平盖上了一点也不温暖的棉被,有别于同伴们紧闭着的双眼,只是很平常的闭上了眼。

小丑,这个名词出现时,脑海出现了张脸,同时带着不明的记忆,似乎就连一丝颤抖都无法拥有,但不明白为何同伴们要如此的惊慌,仅仅是不动而已,不是吗?

微睁开眼看着标记着自己的床位,突然地觉得自己不应该遵从规矩,掀开被子转向了左上方没有被标记的床位,视角正好可以看见出入的木门。

咦? 原来那里有道门吗? 为何会知道,甚至连门外的景象都清楚,就像是本身就存在于脑中一般,对于自己越来越无法理解了。

时间到了。

闭起了眼,突然意识到这点。

「啊啦,啊啦,小朋友们今天很乖呀,哟哟,还有新朋友呢? 新朋友也乖的吗? 让小丑来看看吧? 都不许动喔? 」

声音回荡在偌大的空间内,却深刻地传入耳里,引发出深处怕死的恐惧,然而对于自己而言,就连恐惧是什么都不明白,悄悄地用着半阖上的眼眸检视着四周,一双修长的腿就停留在不远处,旁边的人颤抖的程度就连旁人都看得清晰不已,那个人的名字似乎是什么珑,突然又可以回想起了呢。

「哎呀,别那么紧张呀,都被我看到了噢,睡觉时间乱动只好变成碎片了。 」

剎那间,血花遍布,沾染上纯白的棉被,喷溅到本就映照红光的拉门,显得更加艳红,原先颤抖地人儿被撕碎斩断宛如人偶般被把玩,却连痛苦呻吟都无法做到,——因为舌头早在一开始就被割除。

「这里只有我跟老师可以说话唷。 」

小丑说着,声音相当愉悦,突然对于对方的面容产生了好奇,那是个什么样的神情呢,想必相当地快乐吧。

快乐是什么呢? 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断对五感所迟疑着,是否除了疑惑外其余感官都丧失了呢? 这样思考着,听见了下方传来高分贝的尖叫声,但也仅仅只出现一秒钟的时间,对方立刻就被撕碎,血液流淌地面浸湿了一切,黏腻而腥臭的味道弥漫在四周,映衬着红光,这个空间宛如活生生的地狱。

然而此刻只好奇着,好奇着为何那群突然出现的孩子们能够如此冷静地面对这一切,甚至听见了右手边的男孩发出了熟睡后的鼾声,对于周遭一切没有任何反应,或许是习惯了吗,擅自在心中下了断定。

「今天好吵呀,真是不乖呢! 」

老师的声音响起了,伴随着低低地笑声。

「我看见了喔,看见有人偷换了位置,怎么可以偷换呢,小丑先生快把那个人抓起来吧。 」

声音在语尾唐突消失,小丑改变了步伐向着自己的床位走来,几乎能够想象这个人脸上带着多么愉悦的面孔,但,只要不动,就不算违反规矩吧,尽管更换了床位,甚至被名为老师的人物捉出,却能够清楚知道自己并没有违反规则。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能够什么都明白这里一切的一切? 完全无法理解,好似除了疑惑及思考外什么都没有,就连自己是谁是什么都不明白。

「抓到了呦,就是你吗? 」


接下來→走這

2015-12-08 /  标签 : 原創R18 9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