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喻黃】罪孽与你(上)

*吸血鬼paro

*虐

——尽管我们是如此的罪孽深重,我的眼中依然只看见你璀璨夺目的光芒。

「报告,任务完成,A级吸血鬼已死亡。 」

收起狙击枪,喻文州手按着耳机向上头报告着,身后是已逐渐灰飞烟灭的吸血鬼残骸。

在被吸血鬼残害后的世界,人类终于为生命展开奋斗,『吸血鬼猎人』的称号随即崛起,然而讽刺的是,此时此刻正在猎杀吸血鬼的喻文州。

——是由吸血鬼亲手养大的孩子。

『辛苦了,喻总队,难得是圣诞节却要工作真是扫兴呢,您说是不是哇,既然工作结束了就赶紧过节去吧哈哈哈。 』

语音那头,上级调侃似的回复令喻文州有些无奈:「感谢你的赦免,但我对于过节并没有兴趣,何况,现在这样的世界又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

是啊,这样的世界。 喻文州在内心想着,抬头望去的景象一片灰蒙,没有蓝天,没有白云,世界被灰暗笼罩,这样的世界,有什么存活的意义吗?

就像是纯血种们形容的『人类可是比我们还要可怕的生物啊。 』,他们在毁灭的世界中苟延残喘着,互相残杀着,然而目的却又是为了存活,在旁人而言是如此的讽刺可笑。

「少天,我还活着,好好的活着。 」

灰蒙的天在喻文州的眼中回到了那曾经湛蓝之时,鸣鸟高飞,那一年,他十二岁,被收养到黄少天家中,一个由吸血鬼与人类小孩组成的家族。

矛盾的家,然而,黄发的少年洋溢着笑向他伸出了手。

「你叫喻文州吗,我是黄少天,欢迎你来啊!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家人啦! 请多指教啊,怎么光站着快进来啊别看老爸老妈这样他们人很好的啊! 欸! 你怎么这眼神,我可是正常的人类,别不信啊,你看看我的牙齿! 」

劈里啪啦地一大串话语冲击着耳膜一般人可能下意识就认为吵闹烦躁,但听在喻文州耳里感受是莫名的温暖,打从出生起,他就是被抛弃、多余的存在,他从来都不觉得生命有何重要,又或者是活着的任何意义,对于他而言,生与死,仅仅就是顺其自然,为了生而努力这件事,喻文州想,或许是不甘而找寻着那一丝意义。

黄少天,这名少年,成为了他的意义。

而在那之后呢?

天空在眼前又回到了灰暗,喻文州笑了笑,拒绝回想起那之后的种种,因为太沉重了,就连行走的步伐都缓慢起,不断地猎杀对于他而言疲惫不堪却又无法停歇,毕竟,那一天,那一夜,鲜红色的场景还残留在他的脑海中。

——洋溢着灿烂笑容的黄少天沐浴在鲜血之中的景象。

红色、红色、还有,红色,世界在那一瞬间彷佛仅剩下红色,画面缓慢变化着,然后,没有然后,喻文州被双亲强行带走,无法动弹,他仅能看着黄少天在他视线中消失。

「好好活着。 」黄少天对着他说着。

所以喻文州活下来了,为了黄少天。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