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深海交錯的吻

◆短篇,沒頭沒尾系列

◇甜

◆初次寫


在他們還未意識到前,那樣的想法不斷地在膨脹著而沒有歇止的狀態,在這期間彼此都不斷的向下沉淪著,直到世界終結也不曾放手過。

如果要形容そらる跟まふまふ的愛情,那想必是如同暴雨、如同狂風一般,卻又如梅雨、又如木棉道在秋季灑落棉絮令人止不盡的搔癢,如此矛盾卻又無法歇止,強硬而自私地囚禁。

雙腳在水中搖擺帶動著向上攀升的泡沫,赤裸的上身在陽光下亮光閃爍,銀白色的髮絲掛著滴滴水珠,まふまふ伸展雙手在陽光下遨遊著,絲毫沒有發現周遭熾熱的視線以及不懷好意的惡念。

「まふまふ。」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手臂被一股力量向下拉去,迎面而來的是湛藍而深不見底的海水,鹹味一下湧入口腔之中。

吞吐著海水,緊蹙眉頭的雙眼映照著的是そらる充滿霸道氣味的視線,對方開闔的唇瓣似乎訴說著什麼,然而まふまふ只看見對方墨藍髮絲被那折射於海洋中陽光的光線,因重力而下沉又因浮力而向上,彷彿被拉扯一般,如同他們嚮往著光芒卻又時常不得不屈就狹小社會之中,就像是那折射都無法的深海裡。

まふまふ笑了笑反抓住正在碎念之中的そらる使力將對方和自己一同向下,交錯的唇瓣間皆是彼此呼吸的味道,所有話語都埋沒在充滿佔有和示威的親吻間,一同沉淪於深海的黑暗下。

「そらるさん明明知道,就算周遭充滿了關於廣大世界的事物,就算身邊全是我所響往的東西」まふまふ伸手指了指自己酒紅色的眼眸:「我的眼睛卻只會在其中找尋你所存在的地方。」

まふまふ巴不得自己能夠獨佔そらる的所有,卻又無法否認對方是如此耀眼,因此在他無數次惡意的玩笑下看見對方霸道的傲慢總是特別的有成就感,但他並不想像對方坦承這樣充滿病態的心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そらる早已將一切看在眼裏,卻又惡質的不拆穿まふまふ拙劣的把戲。

對そらる而言,為了自己而吃醋並且想將自己囚禁一般的舉動他並不討厭甚至感到一絲興味,相反地,他對於まふまふ絲毫不在意周遭惡質的意念而感到相當煩躁,因此そらる無數次的在那群惡意下,將對方拉離,並まふまふ帶往距離光線更加遙遠的深處,兩人共同沉淪在伸手不見五指之中,而這種顯著可見的佔有慾,他自己並沒有發現。

如果要形容そらる跟まふまふ之間的愛情,那想必是如此病態卻又充滿柔情一般黏膩。
——然而這個事實兩人都並未注意到。

END

這裡唏橙,餓到割大腿肉的我。
原本應該是人魚paro,可是寫到一半因為覺得各種怪異於是砍掉重來了o<<<<
昨晚想了一整夜依舊(,真心覺得這對好難駕馭!
第一次寫,如果可以的話,
留言拜託了!!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