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SKY

◆畫家設定

◇甜(?




——他不太清楚應該如何驅散少年心中的陰霾,但為他創造一片天空,應該是做得到。

まふまふ從很早以前開始,就無法抑制內心那一湧而出的黑暗,儘管嘴巴上訴說著活著的美好,卻又下意識地在心中認為活著是一件多麼悲劇的事實。

然而まふまふ並不想因此而去影響到任何人,寧可將一切傾訴在筆下,藏匿在校園一角,當個毫不起眼的學生,直到某天尋找一處陰涼時看見那個人為止。

如果要形容まふまふ內心所渴求的一抹藍天,他想,眼前的這個人一定就是標準答案。

「そらる…。」

從旁人口中得知了那個人的名字,跟天空一樣的名字,まふまふ呢喃地念著,悄悄藏匿在そらる不會注意的角落之中,畫下對方的面容。

充滿了黑暗畫作的繪本中,突兀的出現一抹深藍,像是空又像深邃而摸不清底的海,まふまふ將偷偷畫的そらる藏在繪本的底層,在身旁無人時才拿出來欣賞,儘管如此,他還是覺得不滿足。

渴望著靠近對方,渴望著正視對方那彷若深海一般的眼眸,卻又因認為自己太過於灰暗而卻步,深怕自己的灰暗會玷污對方,於まふまふ依舊維持著偷窺的舉動,繪本底層的湛藍逐漸增加,幾乎要覆蓋住先前那一片黑暗似的。

そらる之於まふまふ的意義是,陽光空氣和水,那麼,まふまふ之於そらる呢?

まふまふ完全不敢想像,畢竟對方連見過自己一面的機會都不曾有過,又怎麼可能對於自己產生任何意義?這樣未免也太荒謬。

然而,まふまふ沒有發覺的是,每次埋頭作畫時,そらる注視著自己的目光。

事實上,打從一開始,そらる就已經察覺了まふまふ的舉動,畢竟被那樣熾熱的目光注視,任誰都會感受到異樣,照理說,他應該要為對方偷窺自己並畫下自己的舉動感到厭惡,但是そらる卻沒有,反倒是對於對方的舉動感到好奇,好奇著那名少年筆下的自己以及在少年眼中的他是什麼樣的畫面。

——好奇著那名為まふまふ的少年筆下構築的世界。

そらる惡質的不去揭穿まふまふ的一舉一動,而是在對方埋頭作畫時,注視著對方,他好奇著まふまふ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察覺到自己已經發現的事實,他們彼此都在偷窺著彼此,看似相互無知,但其中一方卻早已掌控局面。

日復一日,まふまふ手中的繪本早已被湛藍所佔滿,以往黑暗的繪畫已然被掩蓋,而本人似乎並沒有發現,甚至為自己的舉動沒有被發覺而沾沾自喜著。

每完成一幅畫,まふまふ彷彿覺得他又更進一步瞭解そらる這個人,儘管他對於そらる的一切一無所知,但如今的まふまふ,幾乎閉上眼就可以將そらる的面容描繪出來,無論是側臉亦或是正面。

——他明明對那人一無所知,卻可以鉅細靡遺的闡述那人的一切。

抱著繪本遊蕩在校園中,まふまふ四處尋找著そらる的位置,今天的風吹得特別喧囂,紙張啪搭啪搭地響徹的沒完,唯有緊緊抱住才能預防它飛揚。

「這種風要怎麼作畫啊!」

不滿地抱怨著,まふまふ邊走邊低頭撫平紙張的皺摺,純然沒有注意腳下的情況,就這麼恰好地踢中一顆突起的石塊。

「誒誒誒誒!?」

踉蹌了幾步,依舊無法避免跌落地面的結果,まふまふ閉起眼睛,依據本能地放開雙手,最終摔落地面承受著疼痛。

「喂!你沒事吧?」

在まふまふ還來不及為疼痛而抱怨時,一道低沉的嗓音傳入他的耳裡,睜開眼抬起頭,漫天飛舞的紙張中,他看見了——

滿天湛藍的畫作仍然比不上そらる眼中的深邃,彷彿要將人吸入一般,搭配上陽光照射下隱隱反射亮光的髮絲,まふまふ發誓,他看見了這一生中,他最渴望的景象。

「まふまふ?聽得見嗎?」

看著呆滯地對方,以為對方摔傷了哪裡的そらる語氣參雜了幾分焦急,絲毫沒有發覺まふまふ眼中反射的自己有多耀眼。

「そらるさん…?」

被そらる呼喚了名字終於回過神的まふまふ疑惑地回應著對方,腦中充滿了疑問,疑惑著對方為何知曉自己的名字,疑惑著對方為何會注意到自己,而這一切都在下一刻被そらる解答。

「你以為你那拙劣的藏匿技巧真的都不會被我發現嗎?偷偷摸摸的畫家。」

隨手拿起了一張畫有そらる正面的畫像,嘴巴上說著惡毒的語言卻又在心中感到詫異。

那是そらる第一次覺得自己有多麼與天空相近,原來在まふまふ眼中的自己有這麼耀眼嗎?他完全無法理解,詫異之餘眼角瞥見了一抹黑,就壓在自己的腳邊,放下手中的畫拿起那張佈滿黑暗的畫作,在瞬間就感到畫作的沉重和悲憤,遲疑地望向まふまふ卻被對方一把奪走手中的畫。

「請不要看這個!太黑暗了!」

就像是急於遮掩住什麼似的まふまふ急忙地收拾起散落在地面上的畫,充滿了湛藍的畫作中仍然隱藏著幾分黑暗,そらる只是看著,默默等待這まふまふ收拾起一切,並在對方準備逃離時抓住對方。

「既然都已經被我發現了,難道你還是要那樣偷偷摸摸的在角落作畫?」

面對そらる的質問,まふまふ不由得呼吸一滯並感到羞恥,因而腦羞成怒的一把甩開そらる緊握的手。

「如果這造成了你的困擾我很抱歉!以後絕對不會在打擾你,這些畫也會燒掉的,這樣你滿意嗎?」

原先是像更靠近對方的そらる面對まふまふ憤怒的話語感到錯愕,立即理解了對方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更加用力地捉住了對方。

「我的意思是,既然都已經發現了,而我也對你感到興趣,所以你大可不必這樣躲藏,正大光明地在我面前作畫吧。」

解釋期間察覺到臉色隨著話語而變化的まふまふ,そらる想著,這個人還真是好懂啊,在心底產生了捉弄對方的心思,以後的日子還很漫長,そらる在心中狡猾地想著。

然而,まふまふ還完全無法消化對方的一番話,嘴張了張仍然不知道要回答些甚麼,只能任憑對方將自己拉往他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喏,現在你可以盡情的畫了?」

「誒誒誒!?」

那一天,湛藍取代了黑暗。


※※※※

這裡是唏橙!
終於能夠在心中構築一片屬於soramafu的世界簡直圓滿,心裡想的紙張漫天飛舞的景象其實更美,卻不知道如何形容呢
用了畫家的題材希望大家吃的滿意(?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