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閉嘴,然後吻我。

◆甜,汙有

◇二更!





——那是一個巧妙的契機。

陰暗的房間內,まふ一遍又一遍的刷著推特,並在那個人更新的瞬間點下收藏,一邊在底下回覆,然後在對方回覆的瞬間倒入床鋪掩蓋住興奮心情。

耳機不斷放送著自己與そらる初次合作的海底潭,まふ仍然無法置信自己真正地和憧憬許久的對方合作了。

「活生生的そらるさん啊…。」

回想起錄音室內,そらる認真歌唱的模樣,開闔的雙唇以及半闔上帶著慵懶地雙眸,幾乎是下意識地,まふ無藥可救的硬了。

對於そらる的喜愛,まふ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慾望,也正因為如此,面對そらる時,他總是有著相較於尋常更加深刻的緊張感,深怕對方看向自己雙眼時察覺到裡頭不純潔的思想,卻又希望對方能夠更了解自己,能夠更加深入自己。

「啊…。」

呻吟著,從手中釋放出來,まふ看著手中的白濁,回想起そらる的面容,臉上沾染上一片緋紅,還未從情慾中走出,一旁被閒置的手機響起了そらる專屬的旋律,嚇得まふ險些從床上翻下,一手拿著手機接起電話,一手抽取著衛生紙像是遮掩一般的不斷擦拭,彷彿會被電話那一頭的對方察覺似的而感到羞恥。

「まふ?有空嗎?有空的話麻煩出來一下,有些關於曲子的事想跟你討論。」電話那頭的そらる自然是不可能察覺到まふ的內心波動,平靜的敘述自己打電話的理由。

「有的!請將地點發給我!」

幾乎是話語落的同時就接收到まふ的回覆,そらる表示見怪不怪,表明了地點後果斷優先掛了電話,修長的手指在桌面輕敲著,想著對方因為自己的邀約而開心地不知所措的模樣,不自覺地在嘴角浮現一抹微笑。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そらる變得沒辦法忽視這被自己視為block第一首選的人,不自主的在發推時等著對方第一時間的收藏,然後在對方發出噁心的發言時block掉繼而看著まふ不知所措的模樣並以此為樂。

そらる絲毫沒有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被まふ影響了生活,進而被對方改變了的事實,只是單純的認為自己是把捉弄對方當成了樂趣。

「非常抱歉!來晚了!」

軟綿綿的聲音搭配上急促的喘息在そらる耳邊響起,まふ在家中迅速的解決掉自己所產出的東西,在出門前不斷審視,深怕露出馬腳,以至於當他看見時間時已經離そらる邀約的時間有一定的差距。

然而直到まふ出聲呼喚前,そらる絲毫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頓了頓毫不在意的擺手示意まふ入座。

「真的非常抱歉!我原以為時間還很充裕!真的!」まふ仍然未自己的遲到辯解著,苦喪著臉充滿了歉意。

「好了,我都說不在意了。」

伸手制止了まふ無法停歇的道歉,眼一瞥發現了まふ手腕處有著一抹半透明的白色黏稠液體。

「你的手沾到東西了。」

指了指まふ的手,そらる在這一刻完全沒有感到不對勁,直到まふ瞬間產生異樣的臉色,滿溢的尷尬以及一抹緋紅染上了まふ的臉龐,讓そらる直覺意識到氣氛改變。

印象中,方才與まふ的通話中,正好聽見了抽取紙巾的聲音,搭配上對方手腕上的不明液體,只要是正常男子都可以很輕易的理解到其中相連的關係,そらる意有所指的笑了。

「為什麼臉紅了?まふ君,難不成你在出門時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羞恥事以至於造成你晚到的主因?還是一如往常的噁心吶。」

そらる一面說著惡毒的話一面看著まふ逐漸黑掉的臉色,然後在最後一句話給予對方重擊,只見まふ一頓,立刻抬起原先因為羞恥而低下的臉。

「そらるさん你想太多了!」

「閉嘴。」

方才張口要為自己荒唐的行徑辯解,卻被對方生硬的口氣所阻斷,まふ以為人生就此完蛋了,他幾乎可以想像對於他的行徑感到厭惡的そらる在那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抿緊的雙唇隱隱顫抖著。

看著まふ的變化,そらる完全無法否認自己的確樂在其中,但捉弄也是要有限度的。

「雖然你的行為的確令我感到噁心,但不可否認的是,我的生活的的確確的被你而改變了,所以,不要為你的行為狡辯,將一切展現在我眼前就好。」

乘著まふ還沉浸在他的一番話中,そらる起身湊近對方,此時他非常的慶幸自己挑選了一個單獨的座位。

「現在,閉嘴。」

——相吻太過甜膩,就連分離都覺得可惜。




※※※※
因為mafu說有很多soraru糟糕的照片,
想著奇怪的腦洞寫了!
不知道為何腦中跑出
「閉嘴,然後吻我」這句,所以乾脆地拿來當標題!
希望吃的愉快

總覺得自己寫的soramafu少了什麼TTTT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