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初次見面,我是____。

◆(?)





——若世界沒了你在一旁。

まふまふ初次見到そらる時是在某家卡拉OK,そらる一個人在房間內唱著快到不可思議的歌,然後他在那一刻迷上了そらる的聲音,那一天,他並沒有仔細看清對方的臉。

而在那之後,まふまふ成為了眾所皆知的そらる迷,開口閉口皆離不開『そらるさん』,收集了所有有關於そらる的一切,まふまふ想,大概除了そらる的長相外,沒有甚麼是他不知道的。

「啊啊…,好想當面見そらるさん一次啊!」

まふまふ小聲地對著坐在他對面的天月吶喊著。趴在桌子上看著手中冰塊逐漸融化的飲料,惡趣味的輕推著杯子,傾斜的液體好似溢出卻又被阻隔,宛如形容著まふまふ對於そらる這般幾乎要滿溢卻又有著隔閡的傾慕。

「你不是已經見過一次了嗎?」天月一面阻止著對方幼稚的行為,一面注意著杯子傾斜的角度,生怕一個不注意讓意外產生。

「那個才不算是見面呢!而且我也沒有看清そらるさん的臉啊!」

一聽見天月的回答,まふまふ鼓著頰撐著桌子起身抗議著,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在聽他說話,而是疑惑地望向窗外的一角。

「是そらる呢。」察覺到まふまふ的疑惑,天月抬手指了指街角,只見まふまふ立刻轉過頭看向天月所指的方向:「不過,他已經走掉了。」

まふまふ只看見了そらる的背影,又一次的錯失了見到本尊的機會,まふまふ總感覺有什麼阻隔著他們似的。

「一定是黑魔法吧!唔哇!!必須使用大魔導士まふまふ的超強魔法來解除才行!哼哼哼!區區一個黑魔法是不足以打敗まふまふ的!」

那一天午後,在咖啡廳說著奇怪話語的まふまふ被天月強行拖回了家,並決定下次在對方開口前先禁止中二發言。

奇怪的是,在那之後,まふまふ一次又一次的錯失掉與そらる正式見面的機會,理由不外是會議臨時取消、因為沉浸作曲而沒有及時回覆,甚至是突如其來地生病,諸如此類的事一再地阻止了他倆,令まふまふ不免認為自己的發言成了預言。

儘管如此,まふまふ還是相當的關注著そらる的所有,而這其中,當然包括了對方的推特。

「已經三天了啊!什麼都沒有太奇怪了!」

一再地確認自己並沒有被block掉,まふまふ開始懷疑是不是手機出了問題,然而開了網頁依然沒有顯示對方任何的推特,そらる最後一條推的日期生硬地停留在三天前。

而在這種時間點,まふまふ卻收到了來自天月的訊息——

「まふまふ,你能夠見到そらる的機會來了。」

まふまふ曾經想過,如果他的世界裡沒有了そらる時會如何,他不敢想,現下的場景太過於衝擊以至於他腦筋裡一片空白,僅能僵硬地將手中的花擺放整齊。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そらる,也是第一次這麼詳細地打量起對方的臉龐,以一個男人來說,そらる的臉龐太過於蒼白,嘴唇也毫無唇色,緊閉的雙眼下有著淡淡的青色,一眼就看出對方不常出門以及經常熬夜的習慣。

「初次見面,我叫まふまふ。」平淡地,まふまふ面對著そらる說著。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他為他送上了一束花。



「原來是你啊,我還想是哪個變態站在別人的病床前不發一語一直看著的。」

そらる睜開了假寐許久的眼,以毒舌的話語回覆對方有禮地過份的介紹,明明在網路上是用那一堆令人發毛的話,怎麼正式見面時就彷彿陌生人似的,令他對方有了一絲興趣。

「そらるさん說什麼呢!變態的話早就被抓走而不會出現在這吧!所以說,出了車禍以至於沒辦法發推什麼的是想讓人擔心嗎?請人代發什麼的是可以的吧!」

まふまふ沒辦法想像沒有そらる的世界會是如何,因為現在他的世界依舊充滿著對方,這是他們的初見,而往後,還有更多的相見。

——他們還有長遠的未來。






※※※※
晚上好,這裡是唏橙!

用了葬禮梗,結果最後還是虐不下去,總覺得虐了會發生很糟糕的事所以下不了手(笑)
不知道會不會讓人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呢?
如果可以的話,想聽聽大家的感想!萬分感謝!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