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記得,要忘記。

⚪虐

⚪?

泡沫昇華於頂後消逝,透明色的海水逐漸變得蔚藍而後渾濁,此時才意識到自己正逐漸下墜,抬起手觸感全是冰冷,身後黑得令人不由得地寒顫,帶著透明色的天空距離越發遙遠。

「你聽說過一句話沒有?」那個人撐著頰看向自己的神情十分溫柔,「曾經發生過的事不會忘記,只是想不起而已。」

眼眸被掩蓋,海風吹拂在耳旁將那個人低沉的嗓音吹得破碎,彷彿壞掉的收音機。

「那麼,你記得,一定要忘記……。」後邊說了什麼他聽不清,彷彿聽覺喪失一般,他僅能看見那個人如天空一般燦爛地笑容。

「懂了嗎?まふまふ。」

下一刻,冰冷海水包裹住身體。

——他的每一天,從純白還有撕心裂肺的謊言中開始。

「まふまふ!?まふまふ!?你聽見我說話了嗎!?」

儀器滴答聲響著,刺耳令人煩躁,連接著點滴的左手背隱隱作痛,天月在一旁擔憂的神情令他發笑。

「什麼嗎,我不是好好的嗎?你這麼大聲會嚇到人的。」

安撫似地拍了拍對方的手臂,轉身打開抽屜取出一塊貼紙淡藍色卡的木板,上頭用線劃分兩個區塊,一邊寫著,まふまふ住院的日子,另一邊寫著,そらるさん出國玩的日子。

「まふまふ住院第100天!そらるさん出國第100天!唔哇!是整數!必須好好慶祝,這樣そらるさん只能在國外羨慕了!」

「你可是睡了兩天啊?足足比以往多了一天!」天月看著毫不在意的對方依舊碎念著,視線瞥過一眼板上密密麻麻的紀錄,視線黯淡了幾分。

「哎,不過就是夢久了點,別擔心啊!不過這次的夢……,欸?」まふまふ停頓下拿著筆的手,目光一陣茫然,「我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

明明前一刻還記著的事,如今就連一絲都無法描繪,像是被刻意抹去一般,怎麼樣也無法為空白而添上色彩。

他明明記得是很重要的事。

「不記得就算了吧,不過是夢罷了。」天月將食物和水擺放在まふまふ面前,示意對方用餐,另一邊暗地拿著手機發送著推。

——一則不屬於他的推。

通知聲同時間從另一方響起,まふまふ立刻放下手中的筷子打開通知,先是一愣,而後大笑出聲,「什麼啊?そらるさん又發了以前的推了,是因為在國外不能打日文嗎?太惡趣味了!」

憤恨地吃著餐點,まふまふ絲毫沒有出現任何的不對勁,而天月只是默默的將手中的手機藏起,按照そらる的指示,他將そらる推特從第一條開始重複發,そらる的說法是為了讓まふまふ相信他還存在,但這樣反而讓人起疑不是嗎?

然而事情發展順暢地彷彿事先安排好一般。

就連天月也不清楚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聽得見電話那頭隱約傳來人聲以及異常響亮地警報聲,那個人用著比平常還要凝重的音調和自己訴說著。

「電腦裡有還沒mix過的檔案,如果まふまふ起疑的話可以拿去用,鑰匙的話信箱下有一把,桌子右上角有推特的帳號密碼,那麼,麻煩你了……。」

後邊そらる說了什麼他再也聽不清,轟然巨響震得幾乎傳遞到他手中,同一時間,新聞播報著一艘開往國外的郵輪由於人工失誤導致爆炸的消息。

遠方的天空紅得耀眼。

然後,他收到來自醫院的通知,說是在救援中發現まふまふ,但是對方卻絲毫沒有關於那場意外的任何記憶。

「そらる?他不是出國去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呢!幫他送行的時候不小心掉進水裡了,這件事請千萬不要告訴そらるさん。」

對此,まふまふ如此解釋道,儘管他說出口同時感受到一股不明所以的矛盾,卻又無法反駁自己,他總覺得自己缺少了什麼,而那塊缺陷總在深夜裡將他拉往噩夢迂迴,一遍又一遍。

在夢中,他不斷下沉,最後總有道低沉嗓音迴繞在耳旁,但是,他究竟應該要忘記什麼呢?每當他如此質問自己時,總是感受到胸口疼痛地無法呼吸,並在窒息感中甦醒。

自從被救起後,他開始嗜睡,找不出原因,每當做了那個夢,再次醒來總過了一天,但是身體完全沒有影響,他也毫不在意,反觀天月卻硬是拉著自己到醫院做檢查,於是他開始記錄下住院天數以及そらる不在自己身邊的日子。

隱隱約約,像是預兆,愈是記錄愈能感受到一股不安自心底湧上,まふまふ發現自己越來越能記得夢中的內容,但總是記不得夢中與自己對話的聲音,而隨著夢的記憶增長,他嗜睡的時間也跟著增加,從原先的幾個小時變成一天,而後又從一天變成了現在的兩天。

——就像是逃避一般。

「你說,那個夢是不是跟我的病有關係?」望著點滴被拔除的手,上頭有著淡青色痕跡,光是看著都有些疼痛。

醫生坦然表示對於自己嗜睡症的原因完全沒有結果,僅能像現在這樣住院觀察,他沒有反抗,只是變得越發沉默,就像是再為著即將發生的事做準備。

「你自己覺得有關係嗎?」天月聽著まふまふ闡述著夢的內容,越發感到不對勁。

「或許,是吧?我不就跟夢中說的一樣,忘記了某些東西嗎?」在板上畫線的手隨著話語不由得顫抖,「啊,一年了呢。」

「你,有想過自己忘記的事情有可能是哪方面的嗎?」天月看向手機,從他登入そらる的推特後就發現,對方設定了一則一年後發出的訊息,原先他不明白對方準備這條訊息的原因,但如今聽著まふまふ口中夢的內容時,他似乎抓住了線索。

「……。」

得不到回答,天月抬頭看向對方,卻發現まふまふ盯著手中的手機,神情佈滿了恐懼,螢幕反射著亮光,天月瞄了一眼。

『曾經發生過的事不會忘記,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顫抖著,まふまふ從震驚中回神,看向天月的眸子佈滿淚水。

「那不是夢。」

一年前,そらる出國,他跟著去了,一同搭上了意外發生的郵輪,意外發生時,他們原本可以一起逃的,然而人員操作失誤的關係,導致爆炸發生的比預料還要早。

『不要看,聽我說。』

そらる伸手遮住了他的雙眼,他只能從縫隙中看見一絲火紅。

『你記得,一定要忘記。』

天空被燃得豔紅,就像是顏料翻倒一般,卻又帶著璀璨的藍,如同那個人的眸子一樣的耀眼。

『忘記習慣有我的日子。』

——他被親手推進了海裡。

「那不是夢啊。」まふまふ緊緊抓著天月的衣領,淚水隨著臉頰滑落,滴答落在衣服上形成點點圓圈擴散開來。

每一天重複的推特只是欺騙まふまふ相信そらる還存在這件事,最根本的目的是為了讓まふまふ就算知道そらる存在也要習慣對方不再身邊。

「這種事是絕對不可能習慣的啊,沒有你在的世界就算習慣了又有什麼意義啊!」對著手機大吼著,まふまふ一點也不想管自己身在何處。

看著他們兩個在郵輪上一起拍下的天空,此刻他覺得格外的諷刺。

「為什麼,你沒有逃啊……。」

他的確記得要忘記,卻是忘記了另一件事實。

——忘記そらる除了不在身邊以外也不存在了的事實。

まふまふ再也沒有醒來過。









⚫⚪⚫⚪

一不小心就三個月了!
終於實習告一段落了就帶來莫名其妙的文章非常不好意思!
連續夢見了兩次,所以動筆寫了
因為是虐的所以寫到中間自己都很難受(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