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記憶存留中的你

◆失憶梗

◇情人(?)

◆初次寫



——如果說這一切是命運的話,那麼由手中握著的槍所發出的子彈,想必也會置入你心臟吧。

純白襯衫沾染上污穢不堪的泥濘,原先熨平的西裝褲也起了皺摺,鮮血混合著汗水沿著臉頰滑落至地面暈開一圈又一圈的印記,金色髮絲上的褐色究竟是自身的血亦或是他人的早已無法分辨。

像是用盡力氣般的舉起手撞在門扉上,安室透看著眼前所在,腦海一片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執意來此地,嚴格來說,他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餘所有對他而言陌生的可以。

——腦海中除了這幢屋子外,還有一個名為赤井秀一的人。

處於屋內的沖矢昴聽見那不太尋常的敲門聲後,不發聲響的來到門前,透過對講機檢視門外情形,就這一眼令他產生一絲錯愕。

渾身泥濘的安室透就站在自家屋外,髮絲隱約看得見乾涸血跡,被不知是雨水又或是汗水打濕的襯衫上有著多處擦傷,平時總是維持著自信的表情此時卻浮現著令沖矢昴感到陌生的神情,他不自覺聯想到迷失方向而慌亂的孩童身影。

「啊,是上次的快遞員,安室先生嗎?好久不見了,請問你這是怎麼了……?」基於目前的身份還是沖矢昴的狀況,他還是開了門,畢竟對方此刻的狀態實在不大尋常。

「快遞員?」安室透看著眼前一臉和善掛著眼鏡的男子,呢喃地說出對方對自己的稱呼。

「不如先進屋吧?你身上的傷也是需要做處理的。」

側過身子暗示對方進屋,而安室透只愣神了一秒便乖順的進屋,沖矢昴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對方,對於安室透此刻的狀況有了大半了解,卻又對於安室透前來找自己的舉動感到詫異。

「如果不介意的話,請用浴室吧,衣服我可以準備一套給你。」

沖矢昴保持著微笑對著正在檢視屋內的安室透說著,而對方在聽見提議後首次正眼看向自己。

「請問,你跟我是什麼關係?」安室透保持著警覺提問,依據對方的稱呼,應該是不會太過於熟稔的關係,但是對方如此親暱的行為令他感到疑惑。

「嗯…,說到關係嗎?其實並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看見你一身狼狽以及貌似失憶的樣子,我也不能丟下你不管吧?說起來前陣子也是你找上門呢……」

沖矢昴話還沒說完,安室透突然從身後拿出槍抵住他的額角,疑惑的眼神變得凜冽:「你是,赤井秀一嗎?」

沖矢昴舉起雙手不動聲色地後退半步,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你似乎誤會了什麼?赤井…,是你上次把我誤認的對象吧?」

赤井秀一在內心暗自讚嘆了對方,沒想到就算安室透失憶,對自己的仇恨仍未抹滅,但他似乎對於前些陣子發生的事情毫無記憶。

一直觀察著對方神情的安室透發現除了詫異跟尷尬外,沒有任何可疑之處,這反倒讓舉槍的他尷尬起。

「十分抱歉,我唐突了,冒昧請問下,你的名字?」收起槍枝,安室透微傾身為自己的失誤道歉。

沖矢昴擺了擺手表示並無大礙,臉上依舊保持著溫潤的笑容。

「我叫沖矢,沖矢昴,在這之前,你不妨先去處理一下身上的髒污吧,不然傷口可是很容易感染的。」

在安室透進入浴室後,赤井秀一微微呼出口氣,拿出手機查詢著最近的消息,在滑到一則車禍新聞後停下動作,改為撥打電話。

「喂,是我,安室現在在我這,……對,並無大礙,……。」

簡單闡述目前狀況後收線,為對方和自己倒了兩杯波本威士忌後,倒入沙發後仰著。

「真是棘手啊,你。」

浴室內,安室透站在花灑下任由水沖刷身子,自從走入屋內後,他就一直有種不協調的感覺,無論是對方的舉動、言語,都令他感到陌生又熟悉,然而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卻不斷干擾著他的思考,無限放大的煩躁使他無法冷靜。失憶前的他應該是足以冷靜應對的人,至少目前他是如此感覺的,卻在面對沖矢昴以及腦海中赤井秀一的名字激起陣陣波瀾。

「可惡,究竟是怎麼回事。」

撞擊牆壁的聲響迴盪浴室內同時傳了出去,沖矢昴敲了敲浴室門:「安室先生?請問你還好嗎?」

「沒事!」安室透聽到叫喚回過神來連忙喊聲,關起水拿起浴巾包裹住下半身,抓起沖矢昴放置在一旁的衣服往身上套,卻在開門向外時一頭撞上尚在門外的沖矢昴。

「欸!?」

腳下一滑加上沖矢昴完全來不及反應,兩人雙雙跌落在地,沖矢昴扶著安室透的腰部確認沒有受傷後站起身。

「抱歉!我沒發現你還在門外!」安室透有些慌張地撐起身子,被對方碰觸後思緒混雜在一塊。

「沒事就好,要論錯誤而言,我倆各佔百分之五十吧。」

跟著站起身的安室透在聽到這句話時腦海似乎閃過了些什麼,而沖矢昴並沒有注意到安室透些微的變化,轉身走向客廳,看著對方的背影,原先陣痛又增強了幾分,隱忍住而扶著額頭,他發現背影似乎跟某個人的身影重疊。

『啊。』

無聲的驚嘆,疼痛伴隨著記憶回復而消停,取代而至的是滿腹的疑惑以及惱怒。

「安室先生,你應該喝酒的吧?」

赤井秀一拿起桌上的酒杯轉身遞給對方,對於對方的打量並無多慮。

「波本威士忌?」接過酒杯點頭同意,喝下一口後脫口而出酒名。

「是啊,這是我滿喜歡的一種酒。」赤井秀一點了點頭看向對方,卻發現安室透臉上隱約浮現的笑意。

「噢?原來你喜歡啊?」安室透一把將赤井秀一推入沙發內,仰頭喝了一大口酒後低頭吻上對方。

嗆辣的感受充斥在口腔內,伴隨著甘甜的餘韻,分離後的唇瓣牽連出一絲唾液帶上了色情意味,安室透勾起嘴角一把抓住明顯有些詫異的人的衣領將對方拉近。

「沒想到輕微的失憶居然可以發現你的重大秘密啊,現在感到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沖矢昴,不,赤井秀一。」

酒香還存留在唇齒之間,赤井秀一看著眼前恢復自信並且充滿挑釁意味的對方,絲毫沒有一絲慌亂,反抓住對方的手翻身將安室透壓制在身下,張開眼眸露出翠綠的眸子,看著對方佈滿敵意的神情微微一笑。

「後悔?這要看最後結果才能斷定。」

——子彈最終追隨著的,是你的身影。






⚫⚫⚪⚪

我,寫文的能力徹底的退步了啊( ;∀;)
好久不見,我是唏橙
突然閃過透透失憶之後只記得赤井的梗所以寫了
算是原先是情人的設定(?)
總覺得赤井的個性好難抓啊
如果有感想評論的話,萬分感謝!

2016-09-05 /  标签 : 赤安秀透 38 2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