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夢中夢。

◆關於夢的故事

◇情人設定


——人一生能夠活在夢境裡的時間能有多久?

降谷零自從夢醒後,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然而他終歸是該醒來了。

「你今天比較晚起啊?」赤井秀一在聽見臥室傳來聲響後,就將一旁沖泡溫熱的咖啡拿起倒入清洗乾淨的馬克杯中,讓方清醒的對方能夠喝到合適順口的溫度。

降谷零喝下溫暖的咖啡後淺淺一笑,他早該習慣對方不經意地體貼舉動:「啊,今天特別的懶散。」

跟赤井秀一一同生活的步伐逐漸成為習慣,與先前那互相仇視的畫面截然不同,或許,他們打從一開始就被對方所吸引吧。

「提起精神,今天可是關鍵。」

赤井秀一看著對方明顯不專注的精神有些憂慮。今天,是各方人馬殲滅組織的行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喪命,對於這點,赤井秀一認為降谷零一定比自己更清楚,但對方卻有著反常的舉動。

降谷零聽著對方的話語稍微愣神,眼底閃過一絲恍然後給予了答覆,懶散的氛圍頓時消散:「……我知道的。」

降谷零終於發現自從他清醒後周遭存在的矛盾感從何而來,這個時間點組織尚未被殲滅卻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因為無論是在何處,都已經握住關於組織高層的重點,而這次的行動可謂最終,因為一旦有任何一個差錯,他們很有可能無法再度掌握現況。

然而他卻以為自己還活在夢中,那個組織早已覆滅的夢中,降谷零在心中狠狠地嘲笑了自己,竟會讓這麼重要的時刻精神渙散只因那虛華無實的夢。

「零。」

赤井秀一從降谷零回覆自己後就一直注視著對方,他能夠感受到對方已經回歸正常狀態,但是降谷零卻一副難受的表情令他下意識呼喚了對方的名字。

從呼喚中回過神來,降谷零這時候才發現自己一直被赤井秀一所注視著,對方突然呼喚自己估計也是發現他變化多疑的表情,給予對方如同往常的微笑。

「我沒事,走吧。」

狙擊槍以及手槍,兩人步伐一致走向門扉外,闔上門扉,在那後方象徵著平靜。

——而他們此刻還未知那未來。

有人說,人一生的夢累計可以超過六年。

那麼,如果可以,降谷零此刻異常希望自己還在作夢,又或者還在先前早晨安詳放鬆的時刻,他從來都是一個為了目標可以不斷往前邁進的人,但是眼下場景令他不知該如何邁開步伐,只記得食指扣動扳機的動作從未停歇。

血液從溫熱到冰冷,天空從湛藍到豔紅,遠方的天甚至透著耀眼的橘紅,整個世界都染上與紅色有關的顏色,就好似那個人的名字一般,——赤色。

——他們被出賣了。

「降谷先生,請快離開這裡吧。」

不知道是誰先對著自己說出了這句話,也不知道又是誰在自己面前痛苦地倒下,降谷零終於從火光中發現那一抹沐浴在鮮血之中的身影。

翠綠色的眸子還是如同以往凜冽堅定,卻在發現自己的存留後產生那一絲動搖,降谷零在子彈穿透過那個人太陽穴時看見了。

『快走。』

名為赤井的男人也染上了赤色,卻在凜冽眸子上增添了黯淡,世界似乎從此刻靜默,包含降谷零無聲的吶喊。

「赤井——!」

「零?」

清晨的曙光刺痛了他的眼,同時也令他看清眼前的景象,赤井秀一翠綠而清徹的眼眸。

降谷零抓著帶著沐浴乳芳香的棉被還未從此刻清醒,嘴唇開開闔闔著呼喚的是赤井秀一的名字,卻連一絲聲響都發不出,冷汗浸透了衣服,冰冷地令他顫抖,直到一股強硬將他拉入懷抱中。

「我在。」

率先將降谷零擁入懷中,赤井秀一只知道這樣能夠讓對方從噩夢迂迴中回神,同時也能夠讓他自己從降谷零那彷彿置身深淵般的呼喊中平靜下來。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從夢醒來,正是要去殲滅組織的時候。」

呢喃般地話語從懷中傳出,降谷零緩慢而平靜闡述著夢境,而赤井秀一只是靜靜地聽著,沒有做任何的回應,只是將手臂又抱緊了些。

直到最後,赤井秀一看著降谷零堅定地說道。

「我還在,還活著。」







⚫⚫⚪⚪

嗨,這裡唏橙。
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夢中夢
那種活在夢中又突然發現不是夢的墜落感www

原本想寫BE跟HE兩版,又覺得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那麼,如果有感想的話萬分感謝!

2016-09-08 /  标签 : 赤安秀透 32 4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