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隨著夢境。

◆虐向

◇情人設定





——如果夢境可以奪取記憶,那麼請傾聽我的請求。

曾經有個人對降谷零這樣說過,他的眼睛就像是天空一般璀璨帶著光芒,充滿了自信以及光采。

然而他覺得自己的眼眸或許跟海洋更加相近些,下沉的泡沫在耳邊窸窣著歌曲,透過海水所看見的天空與海水的湛藍一樣的耀眼。

隨著下沉,周遭逐漸被黑暗吞噬,彷彿置身於虛無一般,冰冷、孤獨,感官無限放大,除了咕嚕作響的水聲,靜默地令人寒顫。

伸出手,卻再也無法逃脫這牢籠,他似乎感受到液體從眼角滑落,張開嘴盡是無聲的呼喚。

——直到徹底沉淪。

猛地睜開眼睛,突如其來的視線從模糊變得清晰,大口呼吸逐漸平穩,而後身旁傳來一道低沉而熟悉的聲音。

「醒了嗎?」赤井秀一靠著床頭就坐在降谷零身邊,手上還拿著一本料理書。

降谷零看著對方總覺得有股說不清的不協調,然而又看不出任何異常,手不自覺撫上脖頸間,夢境裡的窒息感彷彿還存在著要將他吞噬。

赤井秀一握住降谷零撫上脖子的手,觸及一片冰冷:「又做惡夢了?」

降谷零晃了下頭,笑了笑:「不過是惡夢罷了。」

舉起手伸懶腰後跳下床鋪,他走進浴室準備漱洗卻沒有發現身後的赤井秀一臉上有著一絲不符合他的表情。

自從某次出任務後,降谷零就變得異常地嗜睡,並且幾乎每天都在做惡夢,他原本不以為意,但赤井秀一堅持讓他到醫院檢查一趟,就這麼半拖半拉地做了全身檢查,卻連一絲異常都查不出,倒是被醫師勸告自己不可太過勞累。

對此,降谷零還被上司強迫安排了假期,身為一位盡力於工作之中的人,對於這樣的安排他實在不確定自己是欣然接受的,但既然是難能可貴的假期,他自然是不會浪費,提著簡單地行李訂了機票就往國外去了。

「早餐,出去吃?」

擦乾水漬從浴室走去,赤井秀一早已準備妥當地坐在椅子上。

「啊,聽說這裡有一種很特別的早餐。」

降谷零看著對方說著,說到底,赤井秀一跟自己並不是同一個單位,卻可以跟他放同樣的假,降谷零對這點相當地懷疑,而對方只告訴他:「那是我要求的。」

儘管兩人一同出遊是個不錯的計畫,但這樣的回答還是令他不由得惱怒,難道工作不是優先嗎?然而他對於赤井秀一和自己到處旅遊這點還是感到愉悅。

隨意換上輕便的衣物,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屋外,桌上還擺著馬克杯。

——裡頭空無一物。

「明天就要回國了吧?真不甘心啊。」

相較於東京的繁華,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較為落後,但風俗文化卻保留的相當完整,比起都市人的冷漠,降谷零更喜歡這種親和的氣氛。

環境能夠影響一個人的情緒,而在這裏,他能夠完全地讓自己緊繃著的神經放鬆,就連步伐也跟著緩慢,呼吸間皆是清新。

「當初不是還顧慮著工作?」赤井秀一在一旁刻意提起這點。

「那是,當初。」降谷零瞥了對方一眼不滿地回應。

降谷零看著透明而湛藍的海水,回想起一早的噩夢,走向前將半身沒入水中,腳在沙礫中有著些微刺痛感,海水的冰冷隨著波浪一波一波堆疊。

來到這裡後,他反常地產生不想回去的想法,興許是這裡太過於放鬆,又或許是因為在這裡就算有惡夢迂迴著他還是能坦然面對,甚至嗜睡的症狀也減輕不少。

而或許最大的主因——

「赤井。」

在他不斷向深處走去即將被淹沒時,一股強硬的懷抱將他拉離開來,空氣染上了屬於對方的味道,降谷零呼喚著對方的名諱,抬眼對上的是那雙一直注視著自己的翠綠,眼底盡是對自己的寵溺,嘴角微微一笑帶著一絲讚賞。

「我總是應該要面對的。」

轉身後的擁抱沒有實感,赤井秀一的身影逐漸變成風塵隨著海風飄散。

降谷零看著那抹風塵,身上彷彿還存留著那個人的味道,放任自己倒入海水中,降谷零希望冰冷能夠將一切都淡化抹滅,——連同淚水一起。

打從一開始,赤井秀一就不存在。

——如果夢境能夠吞噬記憶,那麼請傾聽我的請求。










⚫⚫⚪⚪
嗨,我是唏橙。
赤安簡直快變成夢系列了(汗
原本想寫失憶梗加嗜睡症,後面又覺得嗜睡症加幻想也不錯。
然後就變成這個樣子。
從文章頭到尾都沒有出現赤井的思緒
因為打從一開始就只是幻覺

總之,任性的寫了一篇BE
如果有感想的話,萬分感謝!

2016-09-09 /  标签 : 赤安秀透 16 8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