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預知夢。

◆夢系列(?





——潛意識中存在深刻印象。

曾經有人說過,夢境是潛意識的象徵,亦有預知夢的說法,而當人清醒片刻後,有百分之八十的夢會被遺忘,但此刻,降谷零還沉浸在深刻印象的夢境中,不可置信地抬起手臂,隱隱約約可見的兩點微紅,冷汗隨著臉頰滑落滴在上頭。

「……不會吧。」

偌大的空間迴盪著降谷零的聲音,——無人回應。

外頭逐漸明亮,還未帶著熱度的晨光透過窗簾照映在降谷零身上,將彷彿惡夢一般的陰霾一掃而空。看著窗外,降谷零將夢境擱置腦後走向浴室漱洗,冷水潑灑在臉上令他清醒幾分,漱洗整理完後,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上頭正亮著此次任務的地點以及需要埋伏的地方。

那是一處雜草叢生的山林裡,而在那據說有可能會出現組織成員一筆龐大的地下交易,掌握了這樣的消息,而身為波本的身份同時也收到來自上頭的命令,即是埋伏在附近隨時注意情況。

由於是重大交易,所以那個人肯定也已經得到消息準備前往,思緒至此,降谷零握緊拳頭的手深深崁入肉裡,彷彿就要刺破一般的力道,直到感覺到疼痛時已經產生深深地刻印,隱隱刺痛著直達心臟,如同那扎在心頭上的記憶。

儘管經過調查,他早已知道蘇格蘭的死不能全算在赤井秀一頭上,但他就是無法消除打自那時候開始就存留的仇恨。

「結果因為潛意識的恨意,就連作夢也夢見你嗎?」走出門外,降谷零喃喃自語著。

高溫直射下,佈滿雜草的山林裡更是悶熱,夏日的蟬鳴在此刻只增添煩躁,不論是藏匿在何處的人們,都只想盡快離開這樣的惡劣環境。

穿著一身襯衫的降谷零,汗水早已將衣服打濕,緊貼著的衣物描繪著精瘦的身形,在旁人一看簡直讓人不自覺咽口水,然而表面上看似冷靜沉穩的降谷零此刻內心也無可奈何的產生躁動,不禁想吐槽一直以來都在深夜交易,為何至今才突然改到太陽高照的白天。

沿著隱匿的林裡間移動位置,降谷零突然想起清晨的夢境。

悶熱潮濕的山林間,撫著粗糙樹幹邁開步伐,汗水淋漓卻不降低警覺,距離目的地還有幾步路。

「在那之後呢。」降谷零拼湊著只剩下輪廓的記憶碎片,直到他在扶著樹幹的手上看見那還微微殘留的紅點。

預知夢的缺點便是,當自身意識到情況時,危機早已發生,而足夠機智的人即能夠在當下便令傷害降低。

在從縫隙間竄出的蛇咬上手腕的那刻,降谷零就立刻將其致死,卻免不了被咬傷的命運,而在他發現那身上特有的毒蛇特徵時,就已經感受到一股沉重的暈眩。

——在哪裡,那個人。

憑藉最後一個記憶片段,降谷零快步移動著,一方面不能讓組織察覺不對勁,一方面又要盡快離開這裡,而在這當下,他唯一有把握抵達的位置。

「所以說,為什麼總是你啊,赤井秀一。」

被呼喚名諱的男人在眼底閃過一抹詫異,而朝他而來的身影在確定他看見手腕上的咬痕後,脫力般的倒下。

降谷零在最後想著的是,自己究竟有沒有說出咬傷自己的品種以及那個人詫異的眼神,這些都隨著意識墜入黑暗之中。

再次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高掛著的點滴以及純白色系的病房,再然後便是那個人的身影。

「赤井。」抬起已經纏繞繃帶的手臂,降谷零從口中吐出第一句話:「組織呢?」

「在你找到我的同時,交易也被攻擊打亂,放心吧,目前還沒有人知道你被送到這裡。」壓下嘗試坐起身的降谷零,赤井秀一開口道。

望著聽見自己的回答而放鬆下來的降谷零,赤井秀一又再次開口,直搗重點。

「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那裡?」

就算知道FBI此次也會跟著組織交易地點,但在偌大的山林裡要找到他的位置基本上有一定程度的困難,何況期間他依舊不斷改變位置,以至於當降谷零頂著明顯慘白的臉出現在他身後時,下意識地閃過詫異。

降谷零早就知道對方一定會如此詢問,其實他自己也沒料想到那個人真的就在那個位置不遠處,腦中還隱約有著夢境輪廓,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笑,他說。

「你相信預知夢嗎?」

——要隨機找一個人,第一時間浮現的是你。









⚫⚫⚪⚪
嗨,我是唏橙。

原本昨天就要打完,但今天要開學所以現在才打完呢!
試著寫了還不是情人的他們,原本想詳細寫個毒蛇情況,可是日本的毒蛇我實在是理解不能wwww
沒有深度的帶過了不好意思(

那麼,有感想萬分感謝!

2016-09-12 /  标签 : 赤安秀透 23 1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