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引路蝶

◆情人?

◇看到後面才有驚喜

◆並不是什麼paro










——色彩斑斕的蝴蝶舞動著虛幻迷離,那是為生者所指引的路。

「該起床了。」

耳邊傳來這樣的呼喚,頭腦渾濁一片,眼皮沉重地幾乎睜不開,身子彷彿被夢魘魘住了,就算嘗試移動卻只是意識在浮動,直到一股力道將他拉起。

「零?起床了,開店時間要過了。」

赤井秀一手抓著降谷零的手臂以防又倒回存留餘溫的床鋪,一邊向尚在迷離間的對方呼喚著。

降谷零瞇著眼眨了眨,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熟悉又陌生,米白色的房間和木製紋路的地板,傢俱不多卻佈置的簡約溫馨,室內被溫和的燈光所籠罩著,置身於此就能感受到那安心祥和的氣氛。

「你先下去吧,我今天有點睡昏頭。」從床上起身迎著清晨的微風手臂交合伸展著,降谷零對著已經整理完畢的赤井秀一說道。

幸虧今天並不是假日,早上來店人數不多,大多都是老主顧,就算遲些開店也無妨,降谷零看著點頭下樓的對方想著,一面走向浴廁漱洗。

咖啡廳的生意逐漸步入佳境,尤其是赤井那帶著特殊調味的咖哩上市時,店內生意便熱絡起,而他最近也研究出幾種新餐點,正打算試賣看顧客反應,至於赤井也跟他討論著晚餐時刻開店的打算,原本決定今日試著晚間營業,然而他從一早起床就感到隱隱約約地暈眩感。

降谷零從樓上下樓時,店內已經徐徐飄出熬煮的咖哩香,赤井秀一正拿著小碟子試味,眼角瞥見下樓的身影。

「工藤已經在等你的三明治了。」指了指已經坐在店內一角的男子,赤井秀一說道。

降谷零應了聲抓起一旁的圍裙綁上,將吐司擺入蒸籠裡,從冰箱拿出味噌加入蛋黃醬裡,赤井秀一看著對方熟練的動作,便不再為早晨處在恍惚般的對方感到擔憂,走向廚房準備餐點的配料。

如果要赤井秀一形容清晨降谷零的面容,他想,那大概就像是走錯地方而不知所措的迷途者,儘管沒有慌亂卻在眼底充滿迷茫,彷彿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似的,好在此刻降谷零已然恢復正常狀態。

隨著雙方備料準備妥當,店內已經陸續走入顧客,忙碌之中,不論是降谷零亦或是赤井秀一,都無暇顧及那看似微小的異常。

廚房料理食物的香味,咖啡烹煮的芬芳,老顧客閒聊的話語,陽光灑落一地帶進祥和,降谷零清洗著碗盤看著店內景象微微一笑。

到最後關店時間,兩人都保持在忙碌之中, 因為開放了晚間時刻,直到兩人整理完店面確定門鎖雙雙倒入床時,已經將近午夜。

相較於以往的輕鬆,今日的疲憊讓他們兩人都不想再去做任何閒暇娛樂,赤井秀一將降谷零摟入懷中,喃喃地說著要調整時間,降谷零聽著身後逐漸平穩的呼吸聲,闔上雙眼。

視線迷濛間,他似乎看見了一抹閃爍的紅光。

意識墜入無盡黑暗,黑紅相間的蝴蝶翩然起舞,色彩斑斕令人感到虛幻不實。

天空染上純淨的虛假,象徵祥和的橘紅被遮掩在謊言裡,揮灑上漆黑的夜,耳鳴逐漸放大,暈眩感強烈地彷彿天搖地動,睜開眼,那是一片渾濁。

「該醒來了。」

誰開口在耳邊如此說道,降谷零看著眼前紅火一片以及在身旁舉著狙擊槍的赤井秀一意識到一件事,舉起手槍朝著赤井身後的人開了槍並撐起疼痛不已的身子,方從昏迷清醒的腦袋還有著沉重的渾濁,他晃了晃頭試圖讓自己清醒點,硝煙味瀰漫在空中。

「赤井。」

呼喚著,時間彷彿還存留在那暖光籠罩的室內,嘴角不自覺地微笑,降谷零開口:「我們,以後開間餐廳吧。」

赤井秀一開了槍,子彈下增添了一抹逝者的鮮血,他轉頭看著剛清醒就說出不明所以話語的降谷零。

「好。」

話語落,手持槍的兩人相視而笑。

——降谷零做了一個夢。

角落一抹黑紅翩然起舞,那是為生者指引的路。














⚫⚫⚪⚪
嗨,我是唏橙。
是的,沒錯這是夢系列4.0
昨晚睡前突然想到的劇情,我還以為兩天沒梗,我又要休個一年半載(住手
如果兩個人能夠開間餐廳,一起打拼,一起因為疲憊入睡什麼的,一定很棒吧這樣的寫了。
因為不想寫架空還是什麼paro之類的,就順帶夢系列一起ლ(´ڡ`ლ)

那麼,如果有感想的話,萬分感謝!

2016-09-16 /  标签 : 秀透赤安 21 5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