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直到熟睡於夢。

◆情人

◇虐向

◆夢系列









不對勁。

這是降谷零睡醒後第一個反應,反射性拿起放置在枕頭下的手槍,他看著周遭的環境感到相當陌生。

在他的認知中,這裡並不是他所熟悉的處所,然而物品的擺放甚至是家具的品味都是他所熟悉的,其中包括他個人物品,雙人床的另一側擺放著相框,在降谷零伸手拿起前,門鎖隨著旋轉緩緩開啟。

「赤井,你為什麼在這裡?」

——他沉淪在其中,海水將他包圍,魚群將他啃噬殆盡。

赤井秀一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境變化。

在他準備好早餐,旋開房門準備喚起情人時,卻被對方拿著手槍瞄準心口詢問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此地,這讓赤井一瞬間昨晚種種其實都只是海洋的泡影,直到他發現對方的肢體有些僵硬。

「零?」

手槍掉落在床上,降谷零在赤井秀一呼喚自己的名諱時倏地瞪大雙眼,彷彿對方說出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實,實際上對他而言也的確如此,但在他開口質問對方前,他率先看見了床旁的相框。

那是一張從旁側拍降谷零和赤井秀一的相片。

有什麼在腦海深處炸裂開來,疼痛感受似乎被放大般侵蝕他的身體,眼前景象因為生理性淚水而被模糊,耳鳴聲作響幾乎聽不清聲音,赤井的呼喊像是距離相當遙遠而被風吹的破碎,降谷零根本不知道對方在說些甚麼,直到疼痛早已消逝,他依舊如同岸上魚兒一般感到窒息。

「赤井。」

赤井秀一什麼都沒有說,將平靜下來的降谷零擁入懷中,汗水早已打濕上衣在背後形成難看的輪廓,他從沒有看過對方如此狼狽的模樣。

然而這件事似乎只是開端,從這之後,他發現降谷零幾乎沒有在熟睡過。

「你,到底怎麼了?」

濃郁咖啡味飄散在客廳,降谷零眼下的青黑清晰可見,疲憊顯現在臉上卻不是因為公事繁忙,只是純粹利用各種方法強制不讓自己睡著,這樣的景象赤井秀一看著卻無法阻止,每每降谷零陷入熟睡後,清醒時一定會攻擊自己,似乎只要睡著,他跟降谷零的關係就會回到以前的仇恨關係。

而降谷零恢復記憶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疼痛似乎也加劇,赤井秀一曾試著讓降谷零到醫院做精密檢查,然而對方卻一口回絕了,直到現在,降谷零就算疲憊的幾乎可以瞬間陷入沉睡,卻可以維持著清醒。

「讓我靜靜吧。」

指腹輕揉著沉重的眉間,降谷零霍然起身,靠著赤井秀一的胸膛聽著對方穩健的心跳聲,開口輕聲說道。

走向房間,降谷零將房門鎖旋上,重重將身子倒入柔軟的床鋪,早上剛曝曬過的棉被帶著陽光的香氣,令人身心放鬆。

陷入睡眠後,他又夢見了。

和赤井秀一坦誠相見的夜晚、蘇格蘭死亡的時間點、重回公安的身份,一切都再夢境中快轉著,時間隨著夢境在倒退,而他越陷越深,然後,夢境破碎了。

降谷零置身在黑暗中,記憶碎片將他劃得滿身傷痕,破碎的記憶隱約可見赤井的身影,他伸手,試圖將他拼合完整,卻連一絲感覺都沒有,彷彿他只是懸浮一旁的空氣一般,只能看著那些屬於自己的記憶被粉碎。

——他置身在黑暗裡,疼痛使他清醒,夢境啃噬著記憶。

從睡夢中清醒,眼角滑落的淚水浸濕了枕頭,降谷零看著陌生的環境平靜地坐起身,床旁桌上擺著一疊相片,伸手拿起時卻不慎散落。

正面的、側拍的、煮飯著的、飲酒吸煙的,赤井的模樣散落在床上,一張又一張偷拍的相片,降谷零看著這個他應該要恨之入骨的身影卻感到一陣疼痛。

緊咬著下唇,降谷零強迫自己不發出一點聲響,直到疼痛退卻,直到窒息平復,——獨自一人在房內直到一切回歸正常。

赤井秀一站在房門外,聽著門內輕微聲響,握緊拳頭直到指尖泛白。

無論是降谷零或是赤井秀一,他們都對現況無能為力,但降谷零所承受的疼痛遠比他想像的大,如果可以,赤井秀一寧可對方就這麼恨著自己,他們都在為彼此而掙扎著,然而疼痛卻始終疊加一人身上。

——不公的天秤似乎暗喻著結局。

降谷零似乎在計畫著什麼,訂了機票飯店,向公安請長假,赤井看著目的地,那是一個偏遠落後的地區。

「赤井,我們去旅遊吧。」

從降谷零口中聽見旅遊時,赤井感到一股莫名的違和,但仍然一同請假跟著去了。

旅遊期間,降谷零沒有睡眠的事赤井秀一雖然明白卻沒有開口,他知道,在他入睡後,降谷零會起身,偶爾翻閱著書籍,偶爾坐在窗檯邊看著周遭景色,降谷零眼下沒有疲憊,帶著淡淡青色,卻沒有先前那般難受,似乎再也不需要睡眠一般。

一禮拜的假期,時間過得飛快,他們在小島國到處閒逛,有時候在熱情招待下享受著當地小炒;有時候將上衣脫去就跳入海水中;甚至花費一天窩在小屋裡做些情人間會做的事,他們對著彼此說著情話,在夜晚看著滿夜星辰回憶過往,那是公務纏身的他們幾乎沒有過的閒暇。

「嘿,FBI,明天沒有了這樣的閒暇時光,你會不會想要辭職?」夜晚,枕著手臂,降谷零轉頭向對方開口道。

赤井低聲笑了笑,側過身子面對降谷零:「雖然我不像你那樣拼命,但也還沒有到職業倦怠的程度。」

「噢,那就好。」

兩人相視而笑,交疊的唇瓣間透著亮光,情話溶於其中,最後一天的假期隨著親吻,他們看著彼此入睡。

外頭吹進的風將桌上的機票吹落,——唯一一張回程票。

降谷零和赤井秀一一同入睡,卻再也沒有醒來。


















⚫⚫⚪⚪
嗨,我是唏橙。
夢系列終於被我生出來了(
寫這篇的時候很想掐死赤井(,虐透透虐的我身心疲憊。
想著如果夢境會吞噬夢境,加上失眠症這樣的設定寫了,原本還寫不出結局,卡這篇卡了三天簡直快陣亡。
用了不太一樣的寫法,希望還合胃口。
那麼,有感想萬分感謝!

題外話,我最近也失眠了(笑

2016-09-22 /  标签 : 秀透赤安 17 4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