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赤安/秀透】罪過

◆情人

◇帶有宗教議題,閱讀前請三思

◆沒頭沒尾(?)










「赤井,今天要出去走走嗎?」揉著疲憊的眉間,降谷零伸著懶腰向一旁正在保養槍枝的男人問道。

赤井秀一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對方,泛著藍光的螢幕是已經處理妥善的文件,這陣子,降谷零為了這份文件經常熬夜,就連吃飯都時刻盯著螢幕,而降谷零既然會提出出門的想法,顯然是因為工作完成了,他沒有答覆,收拾起手邊的東西。

——人自有享有幸福的權利,在沒有犯罪的前提下,任何人都無罪。

漫步在街上,相較於假日,此刻路上閒晃的人特別少,也增添不少安靜,直到他們經過一間教堂聽得裡頭傳來陣陣聲響。

「上帝,我有罪,在此懇求您原諒我。」

一名少年跪在前台大聲哭喊著,身旁是面有怒色的婦人,少年臉上是滿滿的不甘,淚水不斷滴落,在紅色的地毯上暈開一圈又一圈。

「把你的罪說出口,在這裡直到你真心懺悔,否則你將墮入地獄成為惡魔的使者,今天你別想進門,我們家門不為一個罪人開啟。」

婦人看著少年這般模樣,憤怒外夾雜了厭惡,對著少年說完後,轉身大步離開教堂,獨留那名跪在地上的少年。

赤井秀一和降谷零在婦人離去後,本打算離開此地,他們以為,那名少年是犯下了一些錯而被母親趕來贖罪,這在此地很常見,並不用為此而有任何想法,但在他們聽見後頭的話語時,不由得停留步伐。

「孩子,你有什麼罪?」神父從一旁走出對著低頭啜泣的少年開口。

少年聽見神父的聲音時,停止了哭泣,紅著眼抬頭,聲音顫抖地:「因為我愛上了同性,因為這件事被母親知道,因為她說這令她蒙羞說我是罪人,神父,因為愛上了男人,我是一個罪人,我懇求上帝原諒,否則我將墮入地獄。」

帶著哭腔的話語充滿了不甘,少年說著自己的罪過落下悔恨的淚水,他不明白自己罪過何在,他沒有犯下任何大錯,卻不慎被母親發現自己埋藏的秘密。

少年的話語被駐足在外頭的兩人聽見,他們互看一眼,悄然無聲地握住彼此的雙手。

在當今社會,性向從來都是一塊模糊地帶,人們為此爭吵,說著沒有發生的事,將一切過錯都推向他們身上,人們說,他們有罪,背負著不實的話語,他們仍然相愛。

「孩子,你並沒有罪。」神父輕聲說著:「你不必為此而贖罪,上帝不會因為你愛上了一個人而認為你有任何罪過,它不會剝奪任何人享有幸福的權利,孩子,起身吧,你不該跪在這裡,一個沒有罪的人並不會墮入地獄,若你的母親為此感到蒙羞而辱罵你,那麼她會因為她口出穢言而有罪。」

少年瞪圓了雙眼聽著神父的一言一語直到最後,淚水又再次滑落,卻是因為得到了救贖,少年起身向大門走去,還殘留淚水的臉龐上綻開笑容。
神父帶著慈祥的微笑望著少年的背影,轉身準備離去。

「神父,我們有罪。」

赤井秀一握緊了降谷零的手來到神父面前,開口說出令降谷零不敢置信的話語,理論上,他們沒有信仰,身處在死亡邊緣的他們,生命從來都是由他們自己所掌握,但在那名少年離去後,赤井硬是將他拉入教堂內,他不解而反抗,赤井秀一卻固執的握緊交疊的手。

「因為我們正相愛著,我希望在此見證,我願為身邊這個人付出一切。」

神父仍舊保持著臉上慈祥的微笑,眼角的紋路稍稍加深,在他為少年開導時就已經注意到駐足在門口的兩人,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是如此刺眼。

「你們將會得到上帝的祝福,不論你們是否帶有信仰。」

此話一出,兩人都頓住了,而神父只是自顧自地將後頭的話說完,並在兩人都還未開口詢問時轉身離去。

「願你們在黑暗的道路上,仍秉持著此刻的光芒。」

降谷零聽著神父後頭的話,與赤井互看了一眼,他突然不後悔走入此地,將赤井拉下,覆上雙唇,交疊的唇瓣間透著陽光,輕柔的吻帶著虔誠。

他們曾經失去過對方,曾經身處在死亡邊緣,但如今他們身在此地,他們相愛著,無論往後將發生任何事,他們此刻正相愛著。

——身在此地,擁有彼此。














⚫⚫⚪⚪
嗨,我是唏橙

赤井大大好像OOC了對不起wwwww
突然就出現這個片段,本來是寫個對話應該就結束了,結果(???
最近兩篇都莫名其妙我錯了Orz,我也不知道這篇再寫什麼,只是想寫寫甜甜地愛著彼此的故事((
結果主角好像變成路人少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是奇怪的文,但如果有感想的話萬分感謝!

2016-09-25 /  标签 : 赤安秀透 33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