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0【喻黄/伞修】

*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喻黄暂时... 告一段落?


*我居然忘记放上来orz


*10


——知情者非知情也。


叶修倚靠于门口,似笑非笑的神情令人捉摸不定,好似知道什么,好似一无所知。


「什么意思? 」


黄少天失了神的表情在苏沐秋的眼里看得特别清楚,感受到一股熟悉感,曾几何时,苏沐秋又何尝不是如此?


「少天,你是黄少天,黄少天是谁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这,就在这,而你爱着喻文州,既然如此,喻文州是谁也不重要了吧,如果你们彼此都深爱对方的话,重新认识不就得了? 」


叶修的语气带着一丝笑意,说出口的话彷佛无关紧要,却能从其中找到一道...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9【喻黄/伞修】

*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那夜星空璀璨


*回复小天使给我动力!!(走开


——当无助取代内心。


喻文州在笑着说完后昏厥过去,眼捷手快的苏沐秋一把捞住对方,叶修报了包厢位置后,转身面对处于错愕状态的黄少天。


「少天?还好吧你?」


搭上黄少天的肩,叶修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恐惧,潜伏在深处,一闪即逝,如果不是叶修眼尖可能就这么错过。


「唔呃?!我我我很好!你该关心的是文州吧!!担心他啊!!从早上他就怪怪的了还摔下楼梯吓死我了啊!他居然还跟我说没事你造吗!?!明明看起来就不像没事啊!」


被叶修一拍,黄少天目光充满着急,张口就是一连串的话,而叶修巧...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8【喻黄/伞修】

*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


——无法捉摸的事实,就链接局也无法定谳。


空气中弥漫着下雨过后的气味,潮湿却又清新的芬芳,路面积水的水洼反射着漆黑的夜。


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行走在路上,凭着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的记忆走在陌生又熟悉的路,似乎因为下过雨的缘故,路上行人稀少,就是有也步伐迅速,所以喻文州和黄少天很自然的牵手紧靠。


「文州文州你快说说想吃什么老叶那老奸巨猾一定有奸诈的方法这时候要速度速度!文州你赶紧说说!」


手摇摆着,显示着愉悦感,语尾上扬的音调是笑容,黄少天眼眸映照着喻文州的身影,里头满是笑意;喻文州的眼眸映照黄少天的身影,里头满是宠溺。...

【200粉点文通知】

感言在前篇

谢谢大家 我爱大家 QuQQQ


这里是唏橙 点文注意事项


1、采用抽签制 抽3~5名


2、CP伞修、喻黄、方王、叶黄、双花


3、R18允许


有任何建议请尽量提出!


可以的话想听听大家对我的感想!


点文活动开始!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7【喻黄/伞修】

*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


——当爱化作悲怆。


黄少天煮了简单的早餐和喻文州两人一起吃着,享用间,黄少天仍在碎念着清晨的惊吓,而喻文州一面听一面笑着说。


「我知道,少天别担心。」


然后伸手揉着细致的发丝,黄少天没有发现当他提到『文州』两字时,喻文州的眼角有着微妙的浮动,眼眸深处飘移着什么,稍纵及逝令人无法捉摸。


「文州文州,我们今天待在家好不好啊不要去练习了!文州你别误会啊我不是要偷懒不练习!只是你才刚摔倒我担心啊如果有什么状况怎么办啊我们就别去了你说好不好啊?文州?」


黄少天倚靠在喻文州身上说着,却没有得到响应,喻文州彷佛陷入什么思维...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5【伞修/喻黄】

*伞修/喻黄

*虐向架空有

*此篇伞修主线

——深呼吸,疼痛会散去。

「少天说,影响开始了。」

时间回到叶修方从喻文州家出来,斜阳西照,衬着人脸色红润,带着迎接夜晚前的惆怅,苏沐秋和叶修并肩走在橙黄色的街道上。

叶修在听到苏沐秋说出的问题时,没有讶异,只是抚着唇瓣彷佛香烟还在的姿势,呼出透明的气。

「看得出来,但,你有发现影响最大的是黄少天吗?」

平淡的语气、平淡的神情,叶修平淡描述一件可能影响别人一生的事实,然后看着错愕震惊的苏沐秋,在对方转身的瞬间泄住他的衣角。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沐秋,你还记得那时候我最后跟你说的话吗?」

从对方口袋摸出自己的烟盒,抖出香烟点燃,苏沐...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3 【喻黄/伞修】

*主线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平静归属。

*好像要期中考了

——当激荡归于平静。

开门见山的问题令在场三人同时停顿,黄少天原先打算搂住喻文州的动作停于半空不知该放下亦或继续,直到喻文州轻笑抓过才找寻到属于他的归属。

「文州你说什么呢,我们没有藏什么啊,只是和苏沐秋有些过往事罢了!绝对没有藏什么的,别别别这样看我啊!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啊!队长队长难道你怀疑我吗!?!」

在喻文州的注视下,黄少天冒着冷汗解释,一半事实一半谎,说到最后甚至不自主抓住喻文州的手摇晃着。

喻文州只是笑,轻揉着黄少天的发丝,以眼神暗示对方没事,目光转向勾着嘲讽笑的叶修和身边保持浅笑看不清思绪的苏沐秋。...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2 【喻黄/伞修】

*喻黄主线/伞修

*虐向、架空有

*当沉默取代

——转身之后,你看不见我。

「...,很好^^。」

短暂的迟疑,喻文州明显慢半拍才回答,黄少天对于喻文州的迟疑没有表现,只有走向厨房的步伐微微的停顿,而喻文州自然不会看见,径自走向叶修所坐的沙发上检视他所搬来的东西。

原先,喻文州应该是要去泡茶,却被黄少天捷足先登,就连一旁苏沐秋都暗地拍了拍叶修的肩一同走向厨房,这微妙变化令喻文州感到不协调,如同莫名陌生的相处模式,喻文州第一次有了幼稚想法——他被排挤了吗?

叶修显然对一切变化毫不在意,扯开嘴角向喻文州丢去几句垃圾话后开始话家常,同时顺道解释了苏沐秋的存在,此时在厨房装忙碌泡茶的黄少...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01 【喻黃/ 伞修 】

*喻黄主线/伞修、方王

*虐向架空有

*长篇日更可能

——当世界陷入潮水般浑浊。

喻文州再次苏醒已经是午后时分了,拍打于窗户的滴答声显示着外头正下着细雨,室内潮湿的气味浓厚,喻文州皱了皱眉起身打开窗户的一角,透着风吹散屋内霉味,手扶着额角,跳动的脉搏显著阵痛,凉风吹着胀疼的头,细雨棉棉模糊街道的景。

「少...。」

喻文州下意识开口却发了单音就止住,迟疑与恍然两者不太应该出现在脸上的神情此刻在喻文州眼眸深处如此清晰,脉搏重重跳了一下加剧疼痛,晃了晃脑袋试图保持一贯清醒。

「少天。」定神呼唤著名字,却没有得到响应,这才发现应该熟睡的人儿此时不知去了何处,喻文州张了张嘴发大音量。...

【伞修】碎片



◆短,略幻想兴


●开放式


置身于玻璃碎片之中,每一个反射都是同一个身影,——熟悉的令人窒息。


「我回来了。」


曾经每天都能听到的嗓音,在现在听起来熟悉又陌生的可怕,清澈而耿直的眼眸微微弯起,就如同躺在草地上一同看着的新月,褐色的发丝随风飘扬,嘴边噙着的淡笑,随着话语变化的嘴型,——没有丝毫改变的少年。


「叶修。」


有着什么东西充盈于眼眶内,模糊了视线、模糊了那道身影,伸手抹去,倔强地不肯浪费一分一秒能够看见那人的时间。


碎片受到地心引力影响而下坠,锋利的角划破了薄弱的皮肤,透明纯净的色泽渲染上了鲜艳的血色,感受不到痛觉,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是轻柔的嗓音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