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喻黃】罪孽与你(上)

*吸血鬼paro

*虐

——尽管我们是如此的罪孽深重,我的眼中依然只看见你璀璨夺目的光芒。

「报告,任务完成,A级吸血鬼已死亡。 」

收起狙击枪,喻文州手按着耳机向上头报告着,身后是已逐渐灰飞烟灭的吸血鬼残骸。

在被吸血鬼残害后的世界,人类终于为生命展开奋斗,『吸血鬼猎人』的称号随即崛起,然而讽刺的是,此时此刻正在猎杀吸血鬼的喻文州。

——是由吸血鬼亲手养大的孩子。

『辛苦了,喻总队,难得是圣诞节却要工作真是扫兴呢,您说是不是哇,既然工作结束了就赶紧过节去吧哈哈哈。 』

语音那头,上级调侃似的回复令喻文州有些无奈:「感谢你的赦免,但我对于过节并没有兴趣,何况,现在这样的世界又有...

【伞修】麦杆菊与你

◆转世/失忆/吐花 三个愿望一次满足(x


◆BE虐有


◇◇


00-


——简直就像是胎记一般。


「混账,苏沐秋你是狗吗? 」光滑的肩头,上头渗着血丝的牙印深刻地宛如胎记一般。


苏沐秋笑了笑,深深埋入叶修体内,汗水淋漓的身子交互着,呻吟着,为着短暂的寿命,为着彼此留下生命深刻记忆。


01-


苏沐秋走的太仓促,快的令人措手不及。


叶修仍然感受得到肩上伤口隐隐作痛,如同那还在跳动的心脏一般,隐隐约约、不清不楚的疼痛。


就像是那名少年所言,人生的路还长的很,只是,那名少年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笑着挥了挥手,留下人生巅峰,留下那未能实现的璀璨梦想。...

【伞修】苏沐秋与『他』

◆作者也不明所以paro


◇好久不见


◆死亡有


◇未完结


如果我们陈诉着的一切都只是谎言,那存在还有何意义。


——然而,思考使我们死去。


苏沐秋这个人,噢不,应该是说『他』,在死亡中苏醒,与空气、世界共存着,于是他说:「啊,原来我还活着。 」


面对死亡,又或是,面对一个冰冷的遗体,其下场不外乎是以大火将其燃烧殆尽或者深埋于土壤之中,享受着,虫类杂草啃咬驻扎的痛感。


想当然尔,苏沐秋,『他』所接受的自然是烈火焚身。


肉体的苏沐秋已经死亡了,那么,现存于空气中的苏沐秋是什么呢? 『他』完全没有思考,既然『他』还生存于此,那么,死亡这个名词在『他...

【伞修】他死在夏天的梦里。

◆日期私設




——死后思念成了真实幻象。


「叶修。 」


假设当时能够选择,叶修想,他不会沉沦在那宛如粉尘般的幻象。


苏沐秋死在七月十七日,而今天是他的忌日。


平日习惯于通宵的身子在今日带着深深倦意,时针悄悄指向十二点,窗外吹起阵阵凉风,一旁电风扇嗡嗡作响运转着,除此之外就连虫声也消停,彷佛为陷入熟睡中的人们划下休止符。


「混账叶修,我不是说过今天下午要去接沐橙叫你一定要叫醒我吗!? 你跟着我睡着干什么!? 」


对于人们而言,在察觉到梦境之前,会先反射性的习惯于梦境所发生的一切。


「啊? 抱歉哈,太困了。 」


不对,叶修在打...

【喻黃】匆匆那年

*虐有


*OOC可能有


*开放讨论HE/BE


BGM: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我们要...。


蓝雨是一个大家庭,人与人之间周旋着更多的人,就这么刚好,黄少天与喻文州因为缘份相遇。


对喻文州而言,黄少天是太阳,是光,是遥远无边的距离。


对黄少天而言,喻文州是大海,是暗,是如同泉源的光荣。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对于彼此都是不可或缺的,喻文州用慎密计策制造机会,黄少天用速度准确达到目的和保护,他们不用言语,仅一个眼神便足以表达默契。


「队长。 」那如同阳光般的少年漾着灿笑对着他叫着。


黄少天称喻文州队长,不单单...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4【伞修/方王】

*伞修、喻黄、方王


*虐向架空有


*暑假到了...#


——风吹的凄凉。


瑞士的风很凉泛着阵阵冷意,空地四周无人,仅有虫鸣做伴。


「不好意思,你认识我吗? 」


苏沐秋看着对方错愕呢喃着自己的名字,伸手主动将烟蒂捻熄,微偏头询问着。


事实上,他不太确定『苏沐秋』是否为他的名字,他只记得第一次醒来时身边有着穿著白袍疑似医师的人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名字,那个人和一个明显大小眼的人捡到了自己并代为照护,——理论上是如此。


苏沐秋目前只是毫无记忆的空白,但在面对某些东西时却能下意识反应,例如名为荣耀的游戏,那是某天他一个人在居所时探查到的,当下他觉得,自己的双手...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3【伞修/方王】

*伞修/喻黄/方王


*虐向架空有


*如果,仅能缅怀


——没有你的时间出现了你。


「我问了那么多你连一个问题也不回答看来老叶你还是在乎苏沐秋嘛! 我猜对了对吧! 不管怎样你赶快回来他留了一封话在你折的纸飞机上,话说这字迹也太潇洒如果不是本少眼力好,这上面的字估计没人知道啦! … 老叶? 叶修? 唉唉人呢!? 」


黄少天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发觉话筒另一头早已没了响应,察觉时呼唤仍没有回音。


「少天,我离那有点距离,我明早过去。 」成功了,叶修想着,交代完后挂上电话。


从口袋翻出烟盒走向阳台,轻弹一下便咬住一根烟,点燃香烟吞吐着白烟,目光一片迷茫却又如此清...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2【伞修/方王】

*伞修/方王/喻黄


*时间流逝


*久等了<(——)>,我终于离开过渡期了


不过这也代表期末考来了呢!


——事实埋没于硝烟之后。


「得,我找错也好,你逃避也好,王杰希,两年前你和他共同答应的事不可能忘记没错吧? 这可关系到你的名誉。 」


叶修语带威胁的讲出这番话,背着背包径自走向客厅坐下,王杰希也不阻止,面色如土般深思着什么。


「叶修,威胁我不是你的好选择。 」


倒了热茶放置于桌上,王杰希入座于叶修对面。


事实上,方士谦刚离去不久,这是王杰希没有坦白的一点,尽管对方是带着伤痕离去的,他也不打算承认自己和对方认识,至少在那之后,王杰...

【伞修】Quiet love.

*BGM一直很安静

*虐

*quite.

——给的爱很安静。

作为一个幽魂苏沐秋想,他过得还算美好,除了每个月惯例的情人节。

「吶,叶修,秀分快啊,我懂的,握手总可以吧。 」

透明的手交握在叶修垂于一旁的手,尽管对方没有感觉,苏沐秋还是习惯说上几句,迎来的是一阵浓烈的空虚感,让他有种冲动想去摇晃神坛里的神棍证明自己还真实的存在于这世上,不过基于被超度的高危险他悄悄在心底抹去了这股冲动。

「哎,不过秀分快这句不大对啊,我倒觉得当初和你不怎么样啊。 」苏沐秋陪着苏沐橙和叶修在街上,两个走的一个飘的,透明的手仍旧固执交握于上,一边感叹着。

这是苏沐秋一个习惯,回忆过往,兴许是有些留恋...

【伞修】您的好友秋木苏。

*BGM如果我变成回忆


*短、虐


——如果你变成回忆。


叶修每天起床前总会先赖床五分钟,而在这时他会听到耳边传来那刚转音过的清脆少年声。


「好啦,起床啦,我知道你醒着呢。 」


叶修想,那不是错觉,我相信他就在身边。


「是了,是了,起床了,沐秋大大。 」瞇着眼从眼帘的缝隙看着那近乎透明的衬衫,叶修微微勾起嘴角睁眼起床。


——今天开始于你的叫唤声。


苏沐秋在十年前去世,而这十年来的每一天,叶修都在那声呼唤中起身,或许是自私,但叶修曾经默默在某一年生日期许了一个愿望。


『如果真是沐秋,就别走了吧。 』


苏沐秋走得太匆忙,令人措手不及,就连那...

上一页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