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原創】沒什麼,挺好的。


◆短篇原創

◇虐有

◆第一人稱

「欸,你說的鳳凰,人怎麼樣?」

現任突如其來問起了前任,一時半刻我也是靜默不語。

「于飛?傻啦?我問問罷了,你們當初可說轟轟烈烈不是?」

被現任狠狠捏了把臉,我笑了笑,沒有反駁他的話,倒是陷入那一片陳舊許久的記憶。

「他那個人啊,也沒什麼。」我說,「就是挺好的。」

認識陳易的時候我已是奔三的年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偏偏遇上了個剛高中畢業的毛頭小子。

「你啊,當初怎麼就看上我這被高中女生稱為大叔的人?」
「哎,什麼大叔,你不年輕著麼?」

交往兩個月,各方面也是挺契合的,或者說,太過於順暢反而令人不安。

那時候周遭朋友知道我有這麼一個交往對象都嘖...

2017-09-26 /  标签 : 原創 1 1  

【原創】訂婚第三年。

◆虐有

◆BGM→石進-街道的寂寞

「好啦,大家回座位上坐好啦!要開始上課囉!最快坐好的那排才有獎勵,快快快!」

伊凡拍著手叫喚著還沉浸在下課時間的小孩子們,看著孩子們嬉鬧著入座令他不自覺露出微笑,原先早晨因為某些原因而心情低落,此時陰霾也一掃而空。

「大家把課本翻到第二十一頁,我們今天要講的是……」伊凡話還未說完,前排一名小朋友就奮力地揮著手試圖吸引他注意,他放下課本示意對方可以說話。

「老師!你今天為什麼手上有戴戒指!老師結婚了嗎?」

「不對啦!我聽我媽媽說!戒指戴在中指上是訂婚才對!」

兩名小朋友的話語引起了其他了小朋友的注意,教室裡氣氛因此而沸騰起來,這讓伊凡有些不...

2017-01-02 /  标签 : 原創  

噩梦小丑与人偶的他【番外─自那之后】

◆R18

◆噩梦篇后续番外

─────


我們直接這裡走起──

2015-12-08 /  标签 : 原創R18 9  

【原創】噩梦小丑与人偶的他 【R有】

◆灵感来源为梦境、此篇中心为梦。

◆内含血腥暴力色情变态成分,请斟酌观赏。


他们究竟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了什么而不断的向前,这前方,难道真的有着出路吗?

他不知道,不,他们都不知道,只是茫然着向前,那么,他们是否有着思考呢?

——或许,这就是噩梦的原因吧。

已经不知道如今脑袋中回响着究竟是些什么,尽管如此,也一样是在思考吗,那么,思考是什么?

不知不觉,前方场景已然改变,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一点知觉都没有,就连身处在何地都无知,周遭同伴的面孔似乎也产生了改变,啊... ,在这之前是什么样的,就连姓名也无从想起,真的有在思考吗,那么,为何连自己的名...

2015-12-08 /  标签 : 原創R18 9  

【段】曾經,五年。

火车行进于铁轨之上,窗外风景呼啸而过,大雨拍打于窗上发出微弱的声响,没有风只有雨的天相当闷热,车厢内冷气运转着传送冷风,喧嚣的人们随着时间过去而静谧。


「好平静。 」耳戴着早已没有拨放音乐的耳机,看着窗外风景吐出一句。


漫长的路途勾勒出脑中无数回忆,是景、是人、是事、是物,一切都在脑海中奔腾,模模糊糊地好似记的清却又在抓握之余溜走,唯独大雨中那略带哭腔声音不断回荡重复。


直到最后都没有说一声再见。


强忍住的泪水于眼眶凝聚而滑落,闭起双眼,回忆起那一天。


──那一天,大雨滂沱。


「对不起。 」没有哭泣却带着哭腔,那人在自己面前始终像个孩子,维持着天真却残忍的刺...

2015-06-16 /  标签 : 原創 1  

【古風】為君而謊 楔子

琮柒年端月,民不聊生,瘟疫四起,百姓苦不堪言,居於高位的皇帝是年僅七歲的琮王,皇帝形同虛設,底下宦官貪汙無數毫無可救之處。
端月柒日,陳倪、李靖率領軍隊佔領紫禁城,年幼的琮王慘遭滅族之害,鮮血遍地,情況慘不忍睹,兵荒馬亂之餘,絲毫無人發覺,一名長相妖媚的孩童被悄悄送出宮外,稱之倪靖之亂。
琮王駕崩,主使這一切的宸皇藉此上位,自此開始漫長的女權統治。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何已解憂?唯有杜康。」
搖晃著酒杯,相貌妖媚分不清男女的人兒呢喃著詞句。
一旁佇立的衛兵皺著眉頭奪過酒杯「希成,夠了。」
名為希成的人兒因被奪去酒杯而不滿,眼神滿滿的不屑。
「什麼夠了?永遠都不夠,從宸皇上位那一刻起,叫希成的男人就被她給殺...

【古風原創】段子

傘修還在架構
(´;ω;`)步調緩慢抱歉
放上小段子/架空歷史的龐大家族體系好恐怖XDD

女權統治的時代下,一個妾生的兒子能有何威嚴?
自小便男扮女裝的林希成對此是避之惟恐不及的,然而當他對上那據說是親戚的皇子的眼,他知道,他的秘密被拆穿了。
「告訴我你的真實,我告訴你我的過去。」端正的五官,細緻的丹鳳眼,那狂妄的個性絲毫沒有受男兒身所影響。
當今女皇唯一寵愛的皇子,這個人的一生無論是對內對外都是一項傳說,畢竟他並非皇宮內任何一位妃子所生,而是在上官家叛亂之餘,被女皇所帶入宮的。
能夠知道他的過去絕對是一樁弊大於利的生意,然而林希成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只因那彷彿歷經滄桑的雙眸。

曬曬兒子

也是小說主角 (ฅ・ิㅂ ・ิฅ)

_(:з」∠)_ 我也好想日更 _(:з」∠)_

2014-10-13 /  标签 : 原創  

【原創長篇】純真。楔子

好久沒有開坑寫長篇了,各種不習慣

寫的寫著內心各種沉痛

───

楔子

輕靠於窗邊,外邊景色飛逝,行進間的火車並沒有平時吵雜的引擎聲,喧囂的車廂隨著時間過去逐漸靜聲。

「後悔嗎?」輕吐話語,用著極輕微的聲音,念出那疑惑許久的問題。

漫長的路途勾出腦中千變萬化的想法,卻依舊沒有衍生出回去的念頭。

耳邊依然迴盪著離去前,他那略帶哭腔的音調。

「對不起。」

直到最後我倆都未曾說過一聲再見,因為再也無法相見。

「這不是你的錯,我無能、我走,而你必須好好守護你的幸福,我終究只是你路途中的,過客,掰。」

火車行進中,強忍住的淚水在想起那瞬間時,從眼眶滑落,望著窗外的景色,輕聲吐出無法說...

2014-10-03 /  标签 : 原創  

短文-未來會明白。

*原創

*虐有

下過雨的天空總是特別的乾淨,讓他想起那抹身影,那時候,一身潔淨的少年很突然的就出現在他面前。

「先生,你還好嗎?」

好像天使,這是他對少年的第一印象,沒有過多的碰觸,只是平淡的話語,也就這樣慢慢熟悉了。

路旁沾著露水的花,細小的莖隨風擺動著,堅強的感覺油然而生,但是卻給他一種寂寞的感覺,彷彿當初看見那抹在雨中哭泣的身子。

「我沒事的,沒事的…。」

行走間搖晃的身子,那樣勉強著,杜絕了一切關心,這讓他有想一把抱住的衝動,但是,他終究沒有做,只是注視著那抹略帶淒涼背影,直到其消失於視線中。

「先生,你看,今天的晚餐加料了呢!」

笑靨如花,他曾經這樣形容,被鼓著臉頰...

2014-10-02 /  标签 : 原創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