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伞修】他死在夏天的梦里。

◆日期私設




——死后思念成了真实幻象。


「叶修。 」


假设当时能够选择,叶修想,他不会沉沦在那宛如粉尘般的幻象。


苏沐秋死在七月十七日,而今天是他的忌日。


平日习惯于通宵的身子在今日带着深深倦意,时针悄悄指向十二点,窗外吹起阵阵凉风,一旁电风扇嗡嗡作响运转着,除此之外就连虫声也消停,彷佛为陷入熟睡中的人们划下休止符。


「混账叶修,我不是说过今天下午要去接沐橙叫你一定要叫醒我吗!? 你跟着我睡着干什么!? 」


对于人们而言,在察觉到梦境之前,会先反射性的习惯于梦境所发生的一切。


「啊? 抱歉哈,太困了。 」


不对,叶修在打...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2【伞修/方王】

*伞修/方王/喻黄


*时间流逝


*久等了<(——)>,我终于离开过渡期了


不过这也代表期末考来了呢!


——事实埋没于硝烟之后。


「得,我找错也好,你逃避也好,王杰希,两年前你和他共同答应的事不可能忘记没错吧? 这可关系到你的名誉。 」


叶修语带威胁的讲出这番话,背着背包径自走向客厅坐下,王杰希也不阻止,面色如土般深思着什么。


「叶修,威胁我不是你的好选择。 」


倒了热茶放置于桌上,王杰希入座于叶修对面。


事实上,方士谦刚离去不久,这是王杰希没有坦白的一点,尽管对方是带着伤痕离去的,他也不打算承认自己和对方认识,至少在那之后,王杰...

【伞修】Quiet love.

*BGM一直很安静

*虐

*quite.

——给的爱很安静。

作为一个幽魂苏沐秋想,他过得还算美好,除了每个月惯例的情人节。

「吶,叶修,秀分快啊,我懂的,握手总可以吧。 」

透明的手交握在叶修垂于一旁的手,尽管对方没有感觉,苏沐秋还是习惯说上几句,迎来的是一阵浓烈的空虚感,让他有种冲动想去摇晃神坛里的神棍证明自己还真实的存在于这世上,不过基于被超度的高危险他悄悄在心底抹去了这股冲动。

「哎,不过秀分快这句不大对啊,我倒觉得当初和你不怎么样啊。 」苏沐秋陪着苏沐橙和叶修在街上,两个走的一个飘的,透明的手仍旧固执交握于上,一边感叹着。

这是苏沐秋一个习惯,回忆过往,兴许是有些留恋...

【伞修】您的好友秋木苏。

*BGM如果我变成回忆


*短、虐


——如果你变成回忆。


叶修每天起床前总会先赖床五分钟,而在这时他会听到耳边传来那刚转音过的清脆少年声。


「好啦,起床啦,我知道你醒着呢。 」


叶修想,那不是错觉,我相信他就在身边。


「是了,是了,起床了,沐秋大大。 」瞇着眼从眼帘的缝隙看着那近乎透明的衬衫,叶修微微勾起嘴角睁眼起床。


——今天开始于你的叫唤声。


苏沐秋在十年前去世,而这十年来的每一天,叶修都在那声呼唤中起身,或许是自私,但叶修曾经默默在某一年生日期许了一个愿望。


『如果真是沐秋,就别走了吧。 』


苏沐秋走得太匆忙,令人措手不及,就连那...

【叶黄】大雨过后陷入泥沼之中(上)

*阿十八!


*呵#


大雨,倾盆。
叶修行走于街头,双手合十呼着暖气,带着凉意的风透过大衣缝隙吹入,止不住的抖擞,大雨点滴落于身上,啪哒啪哒地有些疼痛,身上衣物早已浸湿,他依旧没有躲避的迹象,享受般的漫步。
「叶修! 」
叫唤声从背后传来,循声转头,黄少天在大雨中奔跑着,手中水蓝色的雨伞被雨水拍打着弹跳至地面,另一只手挂着红白交接的雨伞。
「叶修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 雨下的多大你这样走想感冒吗想感冒吗,你知道你感冒有多麻烦吗? 你别看我快把雨伞撑起啊,感冒了别指望我照顾你,本剑圣可是忙碌的很! 」
「哟,少天这么关心我哈,都淋湿啦也就甭撑啦,少天大大给...

当记忆中失去了你 10【喻黄/伞修】

*喻黄/伞修


*虐向架空有


*喻黄暂时... 告一段落?


*我居然忘记放上来orz


*10


——知情者非知情也。


叶修倚靠于门口,似笑非笑的神情令人捉摸不定,好似知道什么,好似一无所知。


「什么意思? 」


黄少天失了神的表情在苏沐秋的眼里看得特别清楚,感受到一股熟悉感,曾几何时,苏沐秋又何尝不是如此?


「少天,你是黄少天,黄少天是谁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这,就在这,而你爱着喻文州,既然如此,喻文州是谁也不重要了吧,如果你们彼此都深爱对方的话,重新认识不就得了? 」


叶修的语气带着一丝笑意,说出口的话彷佛无关紧要,却能从其中找到一道...

【伞修】高歌为你

*人鱼paro

*性转有

*人鱼是个凄美的故事

*高能注意

——传说人鱼的歌声没有人能够听到结尾。

「爷爷,好美的歌声啊。」

在海边玩耍的孩子单纯的喊着。

「孩子,掩住耳朵,人鱼的歌声听不得。」老人掩住孩童的耳朵,担忧的望着海面。

婉转而悲凄的腔调,数不尽的忧伤,如此美妙的歌声却使人疯狂,已不知有多少人死于这歌声中。

母人鱼怀孕时,将陷入极度的饥饿中,强烈的渴求新鲜的人肉,而公人鱼总是愿意牺牲自己只为挚爱能够逃脱罪孽,殊不知清醒的母人鱼将永久坠入杀害爱人的懊悔中。

「沐秋......。」

不断翻腾的叶修感受到体内怪异的变化,精神抗拒着那变化,却只能一步步的陷入疯狂中,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