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soramafu】人魚淚。


⚫人魚paro

⚪虐有

⚫來自噗浪的點文

——你相信人魚淚的傳說嗎?

歌聲傳遞在海上漂流的人們耳裡,他放聲高歌,高歌哀慟,高歌數不盡的思念,歌聲化作迷惑人心的武器,無數人為此而葬送海底。

遠處誰在望著,誰在哭著,思緒傳不到的海面。

「——。」

——泡沫昇華於海面而後消逝。

まふまふ是隻人魚,特別喜歡往海面跑的人魚。

「まふまふ?你在哪裡?」

天月晃著魚尾打開まふまふ的房門,裡頭空無一人,只有堆滿陸上雜物的櫃子,天月嘆了口氣闔上門扉。

與此同時,まふまふ正趴在海面上一顆石頭觀察著來來往往的船隻,銀白的髮絲帶著水珠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紅眸微瞇嘴角勾著一抹笑意,魚尾擺動拍打著海水...

【soramafu】記得,要忘記。

⚪虐

⚪?

泡沫昇華於頂後消逝,透明色的海水逐漸變得蔚藍而後渾濁,此時才意識到自己正逐漸下墜,抬起手觸感全是冰冷,身後黑得令人不由得地寒顫,帶著透明色的天空距離越發遙遠。

「你聽說過一句話沒有?」那個人撐著頰看向自己的神情十分溫柔,「曾經發生過的事不會忘記,只是想不起而已。」

眼眸被掩蓋,海風吹拂在耳旁將那個人低沉的嗓音吹得破碎,彷彿壞掉的收音機。

「那麼,你記得,一定要忘記……。」後邊說了什麼他聽不清,彷彿聽覺喪失一般,他僅能看見那個人如天空一般燦爛地笑容。

「懂了嗎?まふまふ。」

下一刻,冰冷海水包裹住身體。

——他的每一天,從純白還有撕心裂肺的謊言中開始。

「まふ...

◆女裝梗 ◇完稿

「那個,そらるさん,我可以脫掉了嗎?」

「不行。」

雖然女高中生制服才是王道,但這種襯衫感覺也挺帶感的。

【soramafu】初次見面,我是____。

◆(?)



——若世界沒了你在一旁。

まふまふ初次見到そらる時是在某家卡拉OK,そらる一個人在房間內唱著快到不可思議的歌,然後他在那一刻迷上了そらる的聲音,那一天,他並沒有仔細看清對方的臉。

而在那之後,まふまふ成為了眾所皆知的そらる迷,開口閉口皆離不開『そらるさん』,收集了所有有關於そらる的一切,まふまふ想,大概除了そらる的長相外,沒有甚麼是他不知道的。

「啊啊…,好想當面見そらるさん一次啊!」

まふまふ小聲地對著坐在他對面的天月吶喊著。趴在桌子上看著手中冰塊逐漸融化的飲料,惡趣味的輕推著杯子,傾斜的液體好似溢出卻又被阻隔,宛如形容著まふまふ對於そらる這般幾乎要滿溢卻又有著隔閡...

【soramafu】閉嘴,然後吻我。

◆甜,汙有

◇二更!

——那是一個巧妙的契機。

陰暗的房間內,まふ一遍又一遍的刷著推特,並在那個人更新的瞬間點下收藏,一邊在底下回覆,然後在對方回覆的瞬間倒入床鋪掩蓋住興奮心情。

耳機不斷放送著自己與そらる初次合作的海底潭,まふ仍然無法置信自己真正地和憧憬許久的對方合作了。

「活生生的そらるさん啊…。」

回想起錄音室內,そらる認真歌唱的模樣,開闔的雙唇以及半闔上帶著慵懶地雙眸,幾乎是下意識地,まふ無藥可救的硬了。

對於そらる的喜愛,まふ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慾望,也正因為如此,面對そらる時,他總是有著相較於尋常更加深刻的緊張感,深怕對方看向自己雙眼時察覺到裡頭不純潔的思想,卻又希望對方...

【soramafu】夢與聲


◆甜(?

◇高產跨我!

——他做了一個夢。

火車行進於鐵軌之上,窗外風景呼嘯而過,大雨拍打於窗上發出微弱的聲響,沒有風只有雨的天相當悶熱,車廂內冷氣運轉著傳送冷風,喧囂的人們隨著時間過去而靜謐。

「終於安靜下來了啊。」耳戴著早已沒有撥放音樂的耳機,看著窗外風景吐出一句。

並沒有重新播放音樂,まふまふ靜靜地閉上眼,享受著難得的嫻靜,耳旁的雜音在這微妙的時間點才會有片刻的寧靜,而對於他而言,幾乎可以算上是人生的幸福,畢竟,他的耳朵容不下任何聲音啊。

似乎是莫名出現的一種病。

まふまふ的耳朵沒辦法聽清楚任何聲音,所有的聲音在他耳裏聽來全都是噪音,彷彿置身在飛機引擎旁一般,如此的症狀出現...

【soramafu】SKY

◆畫家設定

◇甜(?



——他不太清楚應該如何驅散少年心中的陰霾,但為他創造一片天空,應該是做得到。

まふまふ從很早以前開始,就無法抑制內心那一湧而出的黑暗,儘管嘴巴上訴說著活著的美好,卻又下意識地在心中認為活著是一件多麼悲劇的事實。

然而まふまふ並不想因此而去影響到任何人,寧可將一切傾訴在筆下,藏匿在校園一角,當個毫不起眼的學生,直到某天尋找一處陰涼時看見那個人為止。

如果要形容まふまふ內心所渴求的一抹藍天,他想,眼前的這個人一定就是標準答案。

「そらる…。」

從旁人口中得知了那個人的名字,跟天空一樣的名字,まふまふ呢喃地念著,悄悄藏匿在そらる不會注意的角落之中,畫下對方的...

【soramafu】深海交錯的吻

◆短篇,沒頭沒尾系列

◇甜

◆初次寫

在他們還未意識到前,那樣的想法不斷地在膨脹著而沒有歇止的狀態,在這期間彼此都不斷的向下沉淪著,直到世界終結也不曾放手過。

如果要形容そらる跟まふまふ的愛情,那想必是如同暴雨、如同狂風一般,卻又如梅雨、又如木棉道在秋季灑落棉絮令人止不盡的搔癢,如此矛盾卻又無法歇止,強硬而自私地囚禁。

雙腳在水中搖擺帶動著向上攀升的泡沫,赤裸的上身在陽光下亮光閃爍,銀白色的髮絲掛著滴滴水珠,まふまふ伸展雙手在陽光下遨遊著,絲毫沒有發現周遭熾熱的視線以及不懷好意的惡念。

「まふまふ。」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手臂被一股力量向下拉去,迎面而來的是湛藍而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