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橙

不太稱職,更新隨興,手執各種刀法。

微博http://weibo.com/3866980141

不怕吵闹、欢迎拍打喂食

頭像屬於→ 蜂蜜ハニィ

【艾里】聖誕賀文

我真心沒忘兵長生日!

晚到的賀文請接受Q

*繁體注意

*里維艾連交往注意


艾連覺得自己最近真的忙到一個天翻地覆,竟然連這麼重要的日子的忘了,等他回過神望向日曆時,已經是12月26日的凌晨了。

「里維……。」下班回家後看到沙發上那抹嬌小的身影,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感傷。

說到底,其實會忙到凌晨回家,主要也是為了里維,艾連沒有說,其實他為了里維悄悄的準備了一份大禮。

「累了吧,去休息吧,飯熱了就能吃。」沒有特殊起伏的表情,只有和以往一樣的撲克臉,里維在看到艾連終於回家後,默默的起身回房裡去了。

安靜、沉悶,打著一盞小燈的客廳頓時變得冷清起來,飯桌上的大餐沒有動過的痕跡,精緻的美食證實了準備者是多麼用心,然而應...

【伞修】十年

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有个很少被人发现的真相。
他是个Omega,高达700手速的他,荣耀不败的他,是个会被人压制的Omega,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恐怕居于高位的Alpha会心痛疾首吧。
身为Omega,自然而然有所谓的发情期,而在这期间其信息素会整个爆炸,一个疏忽,即有可能造成被轮暴的后果,然而活了27年的叶修,仅有在『他』还存在时有过发情期,自从意外发生后,再也没有过了。
「叶修哥你根本就是Alpha吧?」得知这件事的沐橙曾经这么说过。
然而鲜明的记忆,令叶修无法否定自己身为Omega的这件事,只当是过渡期,毕竟在意外发生前,苏沐秋心血来潮的扒了自己的上衣,一脸灿烂地说着。
「阿修...

【古風】為君而謊 楔子

琮柒年端月,民不聊生,瘟疫四起,百姓苦不堪言,居於高位的皇帝是年僅七歲的琮王,皇帝形同虛設,底下宦官貪汙無數毫無可救之處。
端月柒日,陳倪、李靖率領軍隊佔領紫禁城,年幼的琮王慘遭滅族之害,鮮血遍地,情況慘不忍睹,兵荒馬亂之餘,絲毫無人發覺,一名長相妖媚的孩童被悄悄送出宮外,稱之倪靖之亂。
琮王駕崩,主使這一切的宸皇藉此上位,自此開始漫長的女權統治。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何已解憂?唯有杜康。」
搖晃著酒杯,相貌妖媚分不清男女的人兒呢喃著詞句。
一旁佇立的衛兵皺著眉頭奪過酒杯「希成,夠了。」
名為希成的人兒因被奪去酒杯而不滿,眼神滿滿的不屑。
「什麼夠了?永遠都不夠,從宸皇上位那一刻起,叫希成的男人就被她給殺...

【傘修】花


*ABO
*生子梗
*無肉
*虐

「爸爸。」一名長相清秀的小男孩,拉著眼前青年的衣角,表情悶悶不樂的呼喚著。
「嗯?小沐,怎麼了。」被拉住衣角的青年轉過身,看著男孩蹲下身輕撫他的腦袋。
名為小沐的男孩嘴角噘的高高的,將手中包裝精美的鮮花遞了出去。
「你不是叫我買爹地的禮物,我說我要買花,班上的同學都在笑我……。」有些怒氣的語調在最後逐漸落寞,男孩低下頭,小手緊緊抓著青年的衣服。
「那麼,你覺得要買什麼呢?」接過花束,青年牽起男孩的小手,向目的地緩慢步行著。
「花。」抬起頭,男孩一臉嘲諷樣,那容貌與眼前的青年如出一轍。
「知道就好。」
看著男孩的神情,青年微微挑眉,輕聲笑了幾聲。
不知不覺父子倆抵達目的地,不大不小的地...

2014-11-18 /  标签 : 傘修ABO全職 27 6  

【里艾】為誰而泣

如果說Memory在近期就要完結了
那字數會不會太少XD?
尚在趕工中
獻上小短篇

血流滿地,屍橫遍野,這裡不是戰場,而是原先人類所生存的一角,此刻,被名為巨人的生物所佔據。

手握沾滿血跡的刀刃,披著象徵自由的披風,不斷的搶救隊友,斬殺巨人,一直以來都在做這麼一件事,因此而活的隊友無數,因此而死的隊友更不計其數,曾經後悔,卻依舊不能停擺,為了自由而戰。

那時候,與里維班的最後一戰,那名為佩托拉的女孩曾經這樣問著。

「兵長,身為人類希望的您,是否有那麼一天會為了誰而哭泣呢?」

沾滿血跡的身軀,被折成一個詭異的姿勢,尚未闔上的眼眸彷彿在述說著志向還未完成的懊悔。

「吶,佩托拉,無法救回你們...

【艾里】R之前戲前夕

Memory不更新所以更新小小R文 (ฅ・ิㅂ ・ิฅ)
*r-13
*注意cp可能雷
*作者不會寫肉#

名叫里維的男人有著極度的潔癖,這點,他在清楚不過了。
然而現在的他,正被男人壓倒在地。
「艾連唷…,你能明白那種被人無時無刻盯緊的不適感嗎?」
里維跨坐在自己身上,時不時摩擦的觸感,一種搔癢的快感,他不自覺的,起了反應。
「我…,兵長,我喜歡您。」
下一秒,火辣辣的疼痛自臉頰傳遞而來,瞪大眼眸錯愕望著眼前的人兒。
「艾連,我可是男人,你可明白這代表的意義麼?況且我還是比你大了整整一輪的男人,少給我發瘋。」
又是一下重度摩擦,有著強烈剛強氣味的男人又更欺近了自己,在耳邊惡狠狠的說著,一陣淡淡的青草味圍繞在空氣中,...

【原創長篇】純真。楔子

好久沒有開坑寫長篇了,各種不習慣

寫的寫著內心各種沉痛

───

楔子

輕靠於窗邊,外邊景色飛逝,行進間的火車並沒有平時吵雜的引擎聲,喧囂的車廂隨著時間過去逐漸靜聲。

「後悔嗎?」輕吐話語,用著極輕微的聲音,念出那疑惑許久的問題。

漫長的路途勾出腦中千變萬化的想法,卻依舊沒有衍生出回去的念頭。

耳邊依然迴盪著離去前,他那略帶哭腔的音調。

「對不起。」

直到最後我倆都未曾說過一聲再見,因為再也無法相見。

「這不是你的錯,我無能、我走,而你必須好好守護你的幸福,我終究只是你路途中的,過客,掰。」

火車行進中,強忍住的淚水在想起那瞬間時,從眼眶滑落,望著窗外的景色,輕聲吐出無法說...

2014-10-03 /  标签 : 原創